《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指向耶穌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次我參加某特會的研討會,講員是位知名的師母。她分享上帝怎樣使用她在世界各地服事,使她有精彩人生。她的結語是,「上帝怎樣使用我,祂也可以如此使用你」。

這樣的見證表達和結語並不罕見,我本不以為意。但回頭看到身邊的姐妹們,臉上似乎隱隱帶著一抹沮喪,我才意識到這樣的見證容易讓聽者覺得自嘆不如。

又有多少人會領受到世界各地宣揚福音的呼召呢?更何況上帝在每個人身上的計畫都不一樣,所以是毋需比較的。進一步思索她的見證,重點似乎都集中於她多采多姿的經歷與成就,只讓人看到主如何塑造她成為多人的祝福,卻無法看到耶穌的性情以及祂的榮耀。

我相信這絕不是講員的本意。我意識到自己過去就曾多次落入這個誤區──熱心地作見證,卻讓聽者完全聚焦在見證者「做了什麼」或「得著什麼」,何等蒙福,卻沒看見耶穌。

這全是因為熱心作見證時,對自己經歷上帝的作為,十分興奮,思考重點專注於「己」的經歷,以致分享的見證重心變成自己,而不是耶穌。就算在見證結尾時加上一句「榮耀歸給上帝!」,並不等於這見證幫助聽眾看見耶穌,或被耶穌觸摸。話說回來,我並不是說見證結尾說「榮耀歸給上帝!」不好,相反的,我認為這句話的心意是何等討主歡喜。

可嘆,我們的心眼太容易轉離耶穌,即便在領受恩典時;而所有見證應都指向耶穌,讓耶穌顯大,就像二千年前施洗約翰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三30)

不過,研討會那天的反思並不僅只如此。

   ***

那天聚會幾近結束時,講員自述每次像這樣的聚會服事,她行前都會向主禱告,聆聽主給十幾則先知話語,印成書籤,發給來參加的人;因為與會者近百人,同一則先知話語會複印好幾份。她又說了幾個她給的書籤正中某些人需要的見證,整個會場充滿了期待的氣氛。

當下,我也領到一張,瞄了一眼,上面寫著我是如此美好的上帝兒女,生命會有突破,主在未來要大大擴展我的服事領域之類的事。我隨手放進皮包,心裡得意地想著,這段話還頂真的嘛!

才走出會場,遇見一位相熟的姐妹,她問我拿到什麼先知話語,我一時找不到,無法回答。她開心地說:「沒關係,我讀我的給你聽。」她歡喜地讀著。我沒聽幾個字,就意識到她和我拿到的,是同一則先知預言內容。我的心一拎。原來的得意和興奮感沒有了,尤其是那種「我很特別」的感覺消失地無影無蹤。

聽她讀完書籤內容後,我告訴她,我也拿到同一張。我看到她原有的欣喜似乎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失望的眼神。我什麼話也沒再說,我了解她的心情,因為一分鐘前我也有同樣的反應。

回家後,我忍不住質問自己,這和到廟裡抽籤拿到一根上上籤,有什麼分別?我不是質疑講員的作法,因為上帝不也使用驢子說話嗎?更何況是一張書籤。我意識到是自己的心態不正確。我的未來應是基於每日的與主同行,快樂時有祂分享,傷心時有祂安慰;並且祂的話是腳前的燈,儘管有時祂會給我們大目標,但祂的引領卻是一步步的,引我們走在祂的旨意裡,因為祂要作我們的倚靠。想到自己原先的得意勁兒,我自問豈不更應該因每日與主同行而歡喜呢?

史恩‧包茲(Shawn Bolz)曾分享一則見證,幫助我有更深入的看見。

那是發生在大約四年前的事。他應邀去夏威夷主領特會,被安排的住處離紅燈戶只有一條街之遙。那天聚完會後時間已晚,他肚子餓,出門想去附近小店買三明治吃。

走在街上,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拍拍他的手臂,問:「嘿,老兄,今晚需不需要任何東西啊?」

史恩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但不是自己想要買的,於是回答:「不需要啦,我就只需要一份三明治。」

「來嘛!老兄,要不要來點兒煙草?」他用手放在嘴前,模仿抽煙的樣子。

「不要啦,那只會讓我更餓。我只想要有個三明治吃。」

他大笑,又問史恩:「你要一個女孩嗎?」並用手指著坐在附近餐館門口三個十多歲的年輕人,二男一女,都是十八歲以下,女孩大約十五歲左右。這女孩的穿著不像街上妓女,看起來很新,或是從未應召過。

史恩內心頓時燃起義憤,但他努力按捺火氣,回答:「不,但我想很快地向她說幾句話。」

史恩走過去自我介紹,那皮條客因著稍前和史恩友善的應答,似乎不以為意地站在史恩身邊觀看他們的交談。

女孩沒什麼興趣交談。史恩問她:「你的生命夢想是什麼?」

她回答:「你是什麼意思?我沒有夢想。」

史恩接著說:「我是基督徒,也是牧師。上帝把祂給我的夢想告訴我,並且幫助我實踐這些的夢想。所以,讓我們一起禱告一分鐘,請上帝向你顯示你的生命夢想。祂早在創造你的幾百年前,就想到你,所以讓我們問問祂的想法。」

「嗯,好!」她回答,表情似乎有些困惑,又覺得可笑。

「請你借我的信心,複述我的禱告,然後等待答案。祂會對裡面的你說話。耶穌,你愛我,你創造我來享受生命,並且活得豐盛。請向我指出我被創造的目的。」

她跟著複述,身邊兩個男孩笑個不停。才禱告完,她就發出「喲!」一聲,兩個男孩突然安靜下來。史恩問她:「妳聽到了什麼?」

她回答:「我聽到我應該是位廚師。」從她的表情看起來不是很肯定的樣子。

史恩沒讓她思考太多,又說:「上帝不會給你一個如此美好的主意,卻不指示你該怎麼做的步驟。讓我們求問祂。跟著我複述:天父,你向我指出某件我做了會有滿足感且感受到你心意的事情。我這星期能做什麼,來作為朝向它的下一步?」

她照著史恩建議,又一字字複述史恩說的話。然後,又是「哎喲!」一聲。她的朋友們都急著想知道怎麼一回事。

她解釋,聽見主告訴她要打電話給她舅舅,他開一家餐館;不過,因為她媽媽生舅舅的氣,不與舅舅來往。有意思的是,看得出她這回聆聽神,把稍前聆聽的不肯定感一掃而光,她現在很確定是上帝對她說話。

史恩要她承諾,隔天打電話給舅舅,並且也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她,希望她能告訴他後續的發展。

這女孩如約打電話給史恩,把和舅舅的談話告訴他。原來她舅舅和舅媽都是基督徒,一直為她禱告,尤其在她離家出走後。他們很高興接到她的電話,並且在聽她分享上帝對她說的話之後,當場雇用她,並且要她和他們一起住。

故事的發展,出乎人的想像。她舅舅原本餐館生意普通,都是老顧客,一直拓展不開。但她辛勤工作,並且出了不少好點子,召來許多新顧客,使得生意蒸蒸日上。就在十七歲那一年,她打電話給史恩,報告好消息。過去幾年,她省下不少錢,並且也如期高中畢業。她舅舅準備要開另一間餐館,邀她合夥。

史恩為她高興,問她:「你要不要去上學,學商或是烹飪藝術?」

她回答:「我沒時間。我們下個月就要開幕!再幾年,我就會擁有它!上帝為我訂定的夢想比我所以為的還要更大!」

這故事最讓人興奮的地方是,史恩沒有對這女孩說預言,而是上帝直接對這個小女孩說話,儘管她根本不認識祂。而史恩對這女孩最美好的見證,是幫助她經歷耶穌愛她到一個地步,願意和她說話;而她的確被耶穌美麗的性情──愛──觸摸了。

祂是何等個人性的上帝。最棒的先知預言不是從他人口中得知,而是從上帝直接領受。想起葛雷‧庫克(Graham Cooke)牧師曾經自述他先知預言的呼召,是幫助他人學習聆聽上帝。這該是所有先知預言事奉的終極目標。而最美的見證,是幫助人從上帝的作為,看見(甚至經歷)耶穌。

   ***

不曉得前述那位師母多年來在聚會中送人的先知話語書籤的實現率有多高?我倒是想起一位七十多歲屬靈長輩所珍惜的一張發黃的書籤,是她年少時但如今已回天家的老師送她的。

書籤上寫著「Keep me Little and Unknown, Loved and Prized By God Alone」,是查爾斯‧衛斯理寫的詩歌中的一句話,是一個禱告,意思是:讓我保持微小,不為人知,卻惟是蒙神所愛,蒙神所珍惜。

這是何等雋永深刻的禱告,值得一輩子銘記在心。


註:Shawn Bolz, Translating God: Hearing God’s voice for Yourself and the World Around You, NewType Publishing, Nov. 12, 2015.書中有記載這故事,但史恩牧師在多次講道中常提到這個故事。


圖片提供/123RF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從念童書到出版一本書
      上帝把我找回來
      人生下半場的服事要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