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捨棄大學教職的朋友

作者 / 陳鳳翔

  一位朋友,在鄉下當國小老師。其實她原本是我大學時代的助教,是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她的信仰非常自然地與生活融合,一點也不令人討厭。全系師生兩百多位,她都叫得出名字,並且還知道大多數學生的生活概況、家庭背景。許多學生遇到困難,不管學業或感情、家庭瑣事,都喜歡找她談。重點是我們全系基督徒少到可用指頭計算,不超過十位。一介助教,竟然可以讓這麼多非基督徒都喜歡親近她。

  她將這樣的愛,也帶到任職的國小。我當時不明白上帝為何不感動她留在我們系上,畢竟大家都喜歡她、需要她,各屆的系主任也都留她、不希望她走。她何必要離開大學這樣好的環境,委屈自己考什麼國小教師甄試。但,後來她與我分享國小老師的生活,我便有些懂了,因為她的愛多,而鄉下國小的孩子比起大學生更需要她那份來自上帝的愛。

  她帶的班,單親家庭就有一半。有一餐沒一餐的孩子,她幫忙張羅營養午餐費用,並總是細心地記得,將吃剩的打包,叫孩子帶回去給隔代教養、不太有工作能力的阿公阿嬤。至於遇到受虐兒,她總是不厭其煩、溫柔謙卑地與家長溝通,進行家訪。因為她的愛多,輔導室便樂於把自閉症、過動兒……舉凡一些身心障礙的孩童塞給她。

  今年她的班,收了一個混過幫派的學生。這小孩一天到晚找人打架。我想她一定沒問題,再怎樣頑劣的小孩,必然都會被愛所感化。然而,她對我說,她從來沒有接觸過這樣的孩子。通常再怎樣頑皮、惡劣的小孩,若是做錯事被發現,多半頭會羞愧地低垂,眼神也會流露出一絲歉意。但這個小孩做壞事被當場捉到,他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目光直視著你,一點悔意也沒。

  這孩子不僅常在學校打架受傷,也不時從家裡帶著傷來學校。他的父母離異,跟爸爸與阿公阿嬤住。爸爸多半不在家,但只要回家看他不對眼,便拳打腳踢,至於他的阿嬤管教起來,更是下手兇狠;但據他表示姑姑才更可怕,姑姑會拿菜刀追著要砍他。這樣複雜的家庭,我的朋友更是不斷禱告,用上帝的愛去愛這孩子,關心這個家庭,不時家訪、電訪,與北部的母親談,與家裡的阿公阿嬤談,與突然出現在學校的爸爸談,遠遠超過一個國小老師當盡的義務。沒想到這家人沒被感化就算了,反而心生歹念,要利用她的愛心圖利。

  這孩子的阿嬤與爸爸聯合騙她,佯稱孩子爸爸住院需要錢。在她兩次已經準備好錢,要叫孩子拿回家時,上帝卻介入,讓錢因為一些事情而沒有過去。事情也在這時急轉直下,孩子爸爸的身分曝光,原來他是身繫五種罪名的通緝要犯,吸毒、販毒、愛滋……,他根本不是因為住院需要錢,而是吸毒需要錢。接下來的事情,更是讓我們這些單純的人大感震撼,發現原來台灣竟然存在如此這般黝黑不見光的角落。

  照道理,通緝要犯,警察應該趕緊逮捕。但,因為孩子的爸爸是警方的線民,所以他仍在法外逍遙。照道理,社會局應該透過專案對孩子進行輔導,甚至強制隔離。但社會局以聯絡不到他監護人—他爸爸,無法家訪,便不能進行處置。(通緝要犯,哪會聯絡得到?)照道理,疾管局應該也是要對這家庭進行愛滋教育,並定期追蹤。但疾管局以聯絡不到案主—孩子的爸爸,便不能有任何處理。

  這下子,學校方面該慌了吧?因為這孩子每天打架,身上常有傷口,他又跟全身有針孔的父親接觸,難保何時被父親傳染愛滋都不知道。但學校的輔導室主任、校長仍鴕鳥心態,敷衍我那朋友說,「你就是要他不要跟其他同學打架,就沒事了。」

  即使上級單位與長官都沒人管,我的朋友也不因這孩子可能有愛滋而排斥他,相反的,她更加積極認真地尋找辦法,想要照顧這孩子,又能保護其他學生與自身的安全。我又去問了另一個國中輔導室裡工作的基督徒老師。他也很無奈地告訴我,學校有學生自殺,他除了輔導這名學生外,也向上呈報衛生局的自殺防治中心。他填完一堆表格後,才知道處置方式是轉介給其他的單位,請父母帶孩子去接受該單位提供的免費諮商。但問題是這孩子會自殺,是因為父母離異,住在一起的母親對他不聞不問、冷漠相待所導致。這樣的母親哪裡會帶這個孩子去接受諮商呢?

  這些事情裡,可以看見有人盡力擺上自己、盡全力付出愛心,有人則用死公務員心態做事。我心裡第一個衝動,就是打電話給八卦雜誌,要他們去報料這些事。但,內心深處同時卻又浮起另一種反省,從不知道「尸位素餐」站著毛坑不拉屎的罪惡是這般可恨,轉念不禁擔憂起自己,會不會也是這樣,以致於到上帝面前終將悔恨羞愧。

  接著,我又憤恨不平想著,為何這家人這麼可惡,如此踐踏愛心,竟要騙那樣愛他們孩子的老師?上帝為何不彰顯公義,讓這父親被關,孩子找到合適的寄養家庭,讓阿公阿嬤的餘生,為自己所犯的罪終日悔恨。即便上帝的旨意是要人人悔改,不願意一人沈淪,要透過我的朋友給這家人悔改認識上帝的機會,但這樣大費周章,合乎經濟效益嗎?而且到目前為止,完全看不出這家庭的某一份子,有任何悔改的跡象。

  愚昧的我又開始腦筋轉不過來,不明白為何上帝不讓朋友留在大學裡當個助教就好。大學生問題簡單多了,容易受教,也比較不會恩將仇報。然而當我定睛在耶穌基督,想到祂來到這世界,是為了我們每個人的罪,忍受鞭打、刑罰、凌辱、上十字架。上帝不計一切的代價,選擇最不合經濟效應、最踐踏自己的救贖方式,為要能向審判誇勝。我這卑微的人類,滿腦子所想的,盡是要上帝追討公義。殊不知真的照公義追討起來,根本無地自容。自己又何嘗不像這孩子的爸爸與阿嬤一樣,不時一遍又一遍地犯罪踐踏上帝的愛?我再次見識到上帝的愛有多大。

  彼得前書四章7到8節寫著:「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儆醒禱告。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愛讓罪惡的結局得以延遲,不那麼早發生。愛讓犯罪的人,仍有機會悔改。萬物的結局雖然近了,但上帝仍透過各行各業、不同恩賜的基督徒,向世人彰顯祂的愛。再在怎樣渺小的職分,都有其重要性。每個基督徒都代表耶穌基督,是那些黑暗中的人們人生最後一個光明與希望。約翰一書四章12節這麼寫著:「從來沒有人見過神,我們若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堶情A愛他的心在我們堶控o以完全了。」

 


索引頁


回信望愛全球資訊網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