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思想的蘆葦》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以上帝之名自我欺騙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既然如此,我不得不對你講難聽話。

無論你怎麼能言善道,無論你怎麼表現你的神聖學問,你都沒有比那些你所鄙視的人更聖潔,更靠近上帝。相反地,你可能比他們更卑劣無恥,更骯髒污穢。

你以為你不涉足社會爭議,不從事政治活動,你就不沾染世俗嗎?你以為你在教會的圍牆內、神學院的教室裡就更近乎天國嗎?你難道不知道世俗與永恆的區別不在乎外貌以及種種世間差別嗎?你難道不知道稅吏與妓女比那些自以為最靠近上帝的法利賽人更容易進天國嗎?你難道不知道上帝的祭司把上帝禱告的殿當成金錢交易的賊窩嗎?你難道不知道那些自認為最為敬虔的祭司、長老、法利賽人、文士把上帝的兒子釘上十字架嗎?你以為上街頭的販夫走卒比你更世俗嗎?你以為死刑犯比你更殘暴嗎?你以為商人比你更貪愛錢財嗎?你以為娼妓比你更淫亂嗎?你以為不識字的農夫勞工比你更無知嗎?你以為聽你講道的人比你更不明白上帝的道嗎?你以為聽你解經的人比你更不認識聖經嗎?你以為沒有讀神學院的人比你更不懂神學嗎?

何必自欺呢?其實,你並沒有公義地對待你的弟兄姊妹,你並沒有認真嚴肅地理解你厭惡與仇恨的人,你並沒有敬虔地聆聽聖經的教訓;相反地,無論人怎麼提醒你,你都不改對自己弟兄姊妹的輕視、怨恨、論斷與毀謗,並自以為是地強解聖經,讓聖經為你的謊言惡行背書。沒錯,你沒有親手殺人,但你卻充滿對人無故的輕視、憤怒與怨恨。依基督的標準,你就是個殺人犯。

可敬的奧古斯丁(St. Augustine)說:「地上之城的建立者是個謀殺兄弟的凶手。他滿懷著嫉妒殺了自己的兄弟,一個永恆之城的公民,地上的過客」。這個人就是該隱。該隱被一種鬼魔式的妒恨所充滿,沒有其他什麼理由,僅僅因為亞伯是良善的,而他自己是邪惡的。

因此,地上之城不可能永久和平。它必自我對立、衝突、爭戰、毀滅,當然,上帝最終也必毀滅它。為了利益,地上之城民會合作,但也必定會對立衝突。得到利益,滿足私慾,就興高采烈;得不到或失去利益,就沮喪、生氣、憤怒,相互攻擊。正因此,雖然地上之城也渴望和平,但卻必須以戰爭征服敵人為手段。但正因為透過戰爭,所以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因為戰勝者不可能永遠統治被他征服的人,這些被征服者一有機會必起而反抗。如此循環不已。

還有,請注意,地上之城也會敬拜上帝,也會熱切為上帝獻上供物,會因崇拜上帝而瘋狂喪我,但他所懷的是一顆隱而未顯的邪惡不義之心,全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他自以為獻祭可以收買上帝,可以得上帝的歡心,而不是藉由獻祭表明自己的罪過並悔罪,治療自己卑劣的惡慾。因此,宗教崇拜常是地上之城自我欺騙的最有效手段,無論他們舉行何種崇拜形式。

「這就是地上之城的特質,他崇拜上帝或神明來幫助它勝利地或和平地在地上遂行統治,不是透過行善之愛,而是透過統治的慾望」,奧古斯丁這麼說。難道我們不在其中嗎?我們真地不屬於此城嗎?

當然,無論後果如何,無論處境如何艱難,我們都當在地上行善,義無反顧地在地上之城踐行上帝的教訓,持守基督的命令,求上帝的國降臨,願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為榮耀上帝而活。但我們不屬乎地上之城,我們追求的是天上更美的家鄉,是天上的耶路撒冷,是將來的新天新地。

因此,我們應牢牢記住並自我警惕,如今因雙城並立,城民混雜而居,故而我們也難免以上帝之名自我欺騙,將迷戀地上之城的權力與榮耀包裝為奔走天路的善行。若不然,我們將在「神聖」的自我欺騙中墮落得比以前更深。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延伸閱讀】:
      逍遙忘我人生行 --讀林鴻信老師《忘我之域》系列
      政治人物的「懺悔」
      介紹科學大師──理查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