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戀情
複雜的三角戀情

文/TJH

漫畫名稱:單身宿舍連環泡
漫畫作者:窪之內英策(日本)
出版社:尖端代理(台灣)

*複雜的三角戀愛開始

  正太剛到東京,他的寶貝是一對合穿著一件衣服的男女娃娃,他望著娃娃想起離家的車站,女友友美將這對娃娃送給他……「即使相隔很遠…,倆人的心隨時都在一起,絕不許你變心。」然而工廠中,一位美麗成熟的女孩美雪,卻讓正太慢慢走向變心之路。

  友美常常寫信給正太:「開始時,真的好寂寞,但是現在好多了,我要作一個堅強的女孩子,最近有一位男孩子表白,但拒絕了……,因為有正太……」

  友美這些充滿愛的信件,終究是敵不上距離帶來的隔閡,正太心堣]明白:「我的心裡真的被美雪深深地吸引住,也忘了友美的存在。」

*正太第一次選擇-美雪

  正太優柔寡斷的個性,陷於友美和美雪兩人中,他深思後決定選擇美雪。

  「或許現在是告訴她的好時機,自己本身的迷惘要下決定了。」

  他能下這決定,是因為友美不在東京吧!這可能對友美不公平,因為距離的關係,讓她佔了下風。不過作者卻安排在這節骨眼讓她趕到東京,把這場三角戀情繼續拉長,足足糾纏到第九集。

  友美能扳回劣勢,是因友美直接找美雪面對面地談吧,或許美雪也曾有同樣的遭遇,男友(布比斯樂團的阿哲)為了追求夢想而離開她,讓她願意退出,和正太撇清關係。

  在這時候,友美和美雪在正太心中的比重,是一半一半吧!所以他能因美雪的暗示而選擇友美。不過美雪和正太相遇才沒多久,就和友美並駕齊驅,未來會如何真的是可想而知了。

  正太為表達對友美的心,對著全宿舍廣播,表達他愛友美的心:「那女孩很任性、脾氣又倔、又愛吃醋……,但是她總是在背後支持…,對我而言,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女人」(在最後一集,正太也對美雪同樣的話「美雪是我在這世上最愛的人」。)

  友美聽到廣播,出來見正太,正太打了友美一個耳光(因友美為正太變心的事,失蹤一整夜)。這個耳光代表的意義很大,因為後來又發生類似的事件,這耳光卻打不下去了,因那時正太的心已向著美雪。

  不過若打耳光代表愛,那實在是很恐怖的,或許這是一部大男人主義色彩的漫畫,追求夢想主題中,追夢的永遠是男生,女生只是等著談戀愛。

*期待勇敢地決定

  田佃對妹妹美穗子從小保護周到,對她所交的男朋友都看不順眼,每次都加以搗亂,美穗子的男友就是因此而離開她。

  當正太和美雪討論這件事時,美雪針對美穗子的男友說:「男人太軟弱了,即使周圍遇上多麼艱難的阻礙,也應該要有毅力或是包容力,提起勇氣來說:『跟我一起走吧!』身為男人應該有這種個性。」

  這段話正是正太的致命傷,因他就是沒有勇氣說出這樣的話。

* 正太第二次選擇-美雪

  正太回老家,發現友美身旁有一個男孩子。其實在這段日子中,美雪和他同進同出,一起解決周遭朋友的困難,一起分享心中的想法,美雪在他心中佔的份量是越來越重。正太以這件事做為藉口,沒有問友美是否有任何解釋,順水推舟地讓自己的心更飄向美雪。

  這時剛好他們和阿哲相遇,美雪和阿哲原是一對,但阿哲為了夢想,放下了美雪離開工廠。

  友美感受到正太的冷淡,哭著打電話給美雪,美雪對友美的痛苦與無助感同身受,彷彿當年的自己一樣。正太向她表白時,她打斷了話,流著淚為友美說話:「為什麼在電話中對她那麼冷漠?難道你嫌棄她了嗎?兩人若是分手了也沒有關係嗎?是否曾經好好想過,當目送你前往東京時,友美心裡是怎麼想的呢?雖然痛苦難耐……,雖然希望你永遠不要離開……,但是這些任性的話卻說不出口……,只好微笑著…,目送你遠去…,就連我…,也有相同的心情…,想找個人幫我忘掉痛苦……。」

  這段糾纏的三角戀原本要畫上句點,但美雪遇到阿哲,勾起痛苦的回憶,讓她將正太推向友美。

  其實美雪常對正太做正面的回應,正太可感受到美雪喜歡他,在阿哲友美事件之後還是如此。

  「個性單純也算是你的優點吧!我就是欣賞你這一點。」

  「我嘛!喜歡愛做夢的人,喜歡活的有尊嚴的人,還有最喜歡大步向前邁進的人。」(這是正太說他的人生計畫時,美雪對他的肯定。)

  所以正太的心,還是繼續航向美雪。

* 海灘的貝殼

  正太放假回老家,和友美散步到海邊,友美注視著沙灘上兩片貝殼,她伸手撿了一片,另一片卻被海浪捲走了,她握著手中的貝殼,心中有所感觸地以貝殼暗喻自己。

  「難得兩片好好的排在一起,結果被海浪沖走一片,不過…被留下來的這一片貝殼…,一定會…在這個地方等,即使是被海浪帶走…,但一定會回到這個地方…,我深深相信著…。」

  正太望著友美孤單的背影,卻無法上前擁抱她,因他心中另有他人。

  後來正太這個被海浪沖走的貝殼再也沒有回來,而留在原地的貝殼──友美,卻跳入海浪中想要尋找,但卻迷失在洶湧的海浪中。

*另一段三角戀

  友美這邊似乎已經告一個段落,可是正太和美雪間並沒有進展。而這時又跑出一個可愛的小直,正太仍舊無法拒絕,或許一次教訓是無法學會什麼,正太的優柔寡斷又再次展現功力,讓美雪、小直和正太三人痛苦萬分。但這次事件讓美雪和正太的感情開始穩定發展。

* 進入海浪中的貝殼

  友美畢業來到東京,將頭髮減短穿上套裝,顯得成熟嫵媚多了,正太開始搖擺,他的心思又盪到友美那兒。

  杉本建議:「進一步了解她們兩人。一生中會喜歡上許多不同的女人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在她們當中只有一個女人會讓你想要使她得到幸福,一步一步來…,有一天答案自然就會出現的。」

  正太也明白自己的優柔寡斷常不能劃清界線,所以杉本特別強調:「有一點你要特別小心的就是…,你那猶豫不決的溫柔,再這樣下去只會徒增對方的痛苦,造成傷害。」

  有一天晚上,正太發現喝醉的友美和兩個同事在一起,友美醉言醉語地鬧著,正太生氣一巴掌打過去,但卻在友美臉頰前停住了。

  「為什麼…,為什麼不用力打我呢?我本想在東京一個人奮鬥下去的。像正太一樣,在東京這個大都市裡磨練自己,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努力工作,但是…,但是…,我只不過是個弱女子罷了,所以當我迷失自己的方向時,也希望正太能幫我,要你用力打我,說我錯了,把我好好罵一頓。」

  正太和杉本討論這件事時說到自己的感受:「我沒有信心,我自己並沒有堅強到能夠狠下手打她的程度,我無法負起責任。」

  在作者筆法中,打耳光表示願意負起責任,願意愛她成為她的依靠。在劇情一開始,正太曾對友美行使此項義務的(這個義務讓我有點怕怕的)。

*兩隻兔子跑了

  又過了一大段日子,正太還是搖擺於友美和美雪之間。

  杉本覺得應該觀察夠了:「別想要同時追兩隻兔子,差不多是定下心的時候,免得到時候兩隻都跑了。」

  有人建議正太,只要跟其中一人說出「我喜歡你」,一切就可解決了。可是他卻無法對這兩人中的任一個,說出「我喜歡你」這句話來。他想起高中時,暗戀友美,自己鼓起很大的勇氣才對友美說出「我喜歡你」,但現在他卻變心了。而對美雪也說不出這樣的話來,到底他的心是愛著誰?

  不過友美和美雪,或許是等待太久了,正太遲遲未表態,她們與其等待不如改變自己。友美學著讓自己堅強,努力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新女性,使自己不再需要正太的溫柔。美雪跑到酒店喝酒,和別的男生約會。幸好田佃和野澤的提醒,加上正太的耐心,使美雪和正太復合。

* 舍監的三角戀愛-優柔寡斷的未來

  舍監(春彥)的優柔寡斷和正太一樣,沒辦法果斷說出他要美玉或初江,美玉沒辦法再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痛苦,就抽身而退。就我個人角度來看,似乎他和美玉是相愛的一對,只因他無法對初江說「不」,結果遺憾了40年。舍監的個性40年後還是一樣,遇到問題還是以逃避來解決,這件事正好給正太一個警惕,他的個性可能落入此下場。

* 友美在正太心中的份量增加

  作者利用正太身旁的人、許多往事,想要喚醒正太的責任感、同情或是內疚感,拉近友美在正太心中逐漸遠去的地位,讓他在友美和美雪間最後的選擇,更困難一點。

  過年正太回到老家,正太妹妹久美為了所愛的學長阿寬,每天努力地念書,希望能跟著學長讀同一所大學。正太應父親的要求,力勸久美不要去東京。

  「我擔心阿寬學長會變心!聽說東京美女很多,所以我要跟著去。」
  「這是什麼話!即使相隔兩地,只要互相信賴……」
  「胡說!那哥和友美又是怎麼一回事?」

  妹妹期待的心讓正太想起友美,是不是……,當年的她也是如此。正太回想起當年他和友美提起去東京的事。

  「咦!要去東京?」
  「嗯!決定到傢俱公司上班……」
  「那……我們得分開囉?」
  「嗯!不過也不是多遠的距離,所以……,想見面的話隨時都可以……」

  正太回想起那時友美臉上的淚水,但如今是自己移情別戀。

  回到工廠,收到友美的賀年卡:「新年快樂,近來好嗎?我這邊工作順利,每天都過著忙碌的日子。終於對公司熟悉了,朋友也多了許多。正太的工作也很忙吧?不過要多注意身體哦!好好加油。希望正太擁有美好的一年……。」

  從這卡片中友美似乎過的不錯,但正太卻從別人口中得知,友美可能會辭掉目前的工作,回到鄉下老家。正太陷入困境中,友美因為自己人來到東京,可是卻適應不良,為什麼她要說自己過的很好?

  正太向矢崎問友美的地址。
  「我勸你還是算了!不但多餘,而且事情會更複雜。」
  但正太堅持要去看她:「友美辭掉工作,在小店裡當侍者……。你是要用什麼心態去見他?朋友身份?或是戀人的身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所以要去找答案…,為了友美…,也為了我……。」

  正太找到友美,作者讓友美感冒、變瘦,又搬家,又換工作,在小店當侍者加上不懷好意的客人,真的是集所有悲劇在她身上。這一切都是無法適應東京生活的結果,而主因就是正太,況且友美的困難並非她主動告訴正太,反且還刻意隱瞞,這可就讓正太內疚感更加倍了。

  「對不起,沒說一聲就……,只是不想讓正太擔心…,只是因為如此…。」
  「工作……辭掉了?」
  「嗯!」
  「這樣好嗎?」
  「辭了比較舒服。人際關係等都是問題,很不好受的……,我對那種事很不行!真的很想回鄉下……。」
  「為什麼…,不和我商量一下呢?」
  「不想讓你擔心…,正太有正太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都有必須克服的障礙。如和正太商量的話,我想我一定會撒嬌的。正太對我的撒嬌,也一定毫不嫌惡的承受下來吧?正太是這樣的溫柔……。」

  友美說完這些話因發高燒,暈倒在正太身上。

* 三角習題解開

  這段時間正太和美雪約好參加情人節舞會,但正太失約於美雪,陪著生病的友美。

  正太和友美兩人不知要如何開口,空氣似乎凝結著。
  友美試著打破沉默,也想讓正太內疚感減低吧!

  「我告訴你!我相當有男人緣喔!……有許多人向我示好,當中也有一些條件不錯的人,但是我全部拒絕了!」
  「我希望把戀愛的時間,用來作些對自己更有意義的事……,做個獨立的女人,也就是做個女強人……。不希望自己就在這個工作場所終其一生,我要更了解自己的能力在那裡,這是我的夢想。雖然不知它將會以何種形式出現在我面前,但我覺得它可以告訴我…,自己存在的理由。在你心中有夢想嗎?有像以前一樣,不退縮,也不欺騙自己,誠實地面對自己而活著?」

  「……我看到的正太卻已經不是這樣了。只是著優柔寡斷,看起來實在不怎樣的男人。振作點吧!讓我看看那個勇往直前的正太。」

  友美這段話是要正太不要再猶疑不決。我想她已準備好,只是等正太的回答,讓她能就此死心了。

  正太回去想了好長一段時間,然後到友美的店中,他玩著桌上的玻璃杯。

  「怎樣?身體好點了嗎?」
  「嗯!托你的福好多了!你要點什麼?」
  「嗯!冰咖啡。」

  友美轉過身離開時,正太停下手上的動作,叫住她:「友美……」
  友美停住腳步,轉過頭來。

  「我……,我喜歡美雪」
  友美停了一會兒,笑著回答他:「我知道。看得出來……。」

  (正太走後,友美流淚望著落地窗,其實她也很痛苦)

  正太回去到宿舍頂層發呆「雖然好苦……,好難過,還是要坦誠……,否則,這一切將會變的很複雜,很複雜……。」

  終於這難題解開了,雖然大家很痛苦,可是長痛不如短痛,若之前就解決,就不用拖這麼久,讓三人都難過。

*距離不是問題

  正太決定去法國,對美雪來說,這是第二次她要送走所愛的人,等待他逐夢回來。正太也是第二次,離開流著淚的女友,去追尋他的夢。

  麗子問美雪:「正太去法國……,那美雪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只能裝著笑臉送他。」
  「不難過?」
  「嗯!難過……,很難過,但……,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這個!」

  在機場上美雪笑著送正太,但當正太要去登機時,她的淚水卻止不住。
  正太吻了她說:「美雪是我在這世上最愛的人……,但是我非走不可……,因為這關乎到我未來在世上要走的方向……,不過……,我一定會回來的。」
  其實我很擔心,他到法國是不是會舊戲重演,找一個新的女朋友。也許作者另外畫不下11集,所以決定不節外生枝。

  美雪在日本等著,和當年的友美一樣,回絕交其它男友的機會,就只是等待正太回來。當然,正太是回來了,回來帶美雪一起去法國,Happy Ending。

  不過看來距離還是有點問題,否則為什麼要把美帶到法國,不讓她繼續等?

  漫畫中,許多人物性格上的弱點,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常造成自己和別人的困擾或是生活上的壓力,吃一次虧已經夠倒楣了,怎麼可能老是重蹈覆轍?但事實就是如此,在現實生活中的我也是這樣。

  正太優柔寡斷的性格,偏偏滿有女人緣,吸引一堆女孩圍著他打轉,三角習題永遠解不完,明明知道不儘快解決,時間拖延愈久彼此都不好受,但正太依舊如此,讓自己和身邊的人陷於痛苦中。舍監就更誇張了,40年了還是一樣,擔心別人受傷,以逃避來迴避問題,不敢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

  阿充的長得就是一付「肉腳」模樣,才剛到工廠就被欺負,他忍受不了正準備逃回老家,卻被正太拉住,鼓勵他要忍耐勇於面對一切難關:「遇到不如意的環境,就要用自己的力量來改善它。」

  可是當天晚上阿充又被欺負,他仍想一走了之,他無助地對正太的說:「你只是勉強硬拉我回來,事情是沒辦法解決,以前也是,常常被周圍的人欺負,所以我想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應該會改善,但結果一樣,我是一個沒用的傢伙。」

  正如阿充所說的,逃避或更換環境只能暫緩一時,改變自己處事方式才是治本之道。但道理人人會說,能做到的又有幾人?

*改變的例子

  杉本花花公子的個性,在麗子恐怖愛的力量下,不得不「專心」地和麗子交往,並一起面對父母反對的關卡,步入禮堂結婚、生子,並實現開餐廳的夢想。結局是很美,不過沒有人願意在這種壓力下改變吧!但這未嘗不是一個好方法,人在壓力下激發的潛能是無法想像,成功了,會讓自己充滿自信;但失敗造成的反效果,是讓一個人更頹喪自卑。

*那些改變?那些保留?

  其實一個人再怎麼改變,也無法滿足每個人,就像父子騎驢的故事,再怎樣都有人不滿意。雖然我討厭正太優柔寡斷溫柔的個性,可是他若變成冷酷無情言語尖酸刻薄,講話帶槍夾刺,大概這本漫畫就賣不出去。

  一般人被別人否定時,第一個反應可能是極端全無或是全有,前者是完全改變自己的行事為人,或是處事方式;後者是置之不理依然我行我素。

  漫畫中的野澤就是採取第一種模式,她選擇否定自我全盤改變。

  當西川領班冷言冷語的諷刺野澤:「誰都看的出來!野澤那能算是女人!……這種髮型是男人最討厭的…鴨屁股似的。喜歡上像你這樣的女人真是白痴!……」

  對野澤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她知道自己不僅沒有美雪、友美的漂亮,而且動作粗魯、講話毫不留情。野澤自尊心嚴重受挫,躲回老家避不見人,閉關幾天最後做了重大的決定:「我要改掉固執及愛管閒事的毛病,要裝得很清純、可愛的樣子,要做個說話客氣,舉止端莊的女人。」

  幸好田佃趕到野澤老家,以自己領班考試為例開導她,勸她和自己一樣,不要在乎別人的閒言閒語,努力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我可沒有逃避哦!縱使明年也好、後年也好,就算一再落榜,我也會參加考試。雖然被人當成傻瓜,說些閒言閒語…」

  個性的確是很難改變的,只是到底那些需要改變,那些要保留?還是只要用的當,沒有不好的個性?這些問題我也沒有答案。

 

索引頁

回信望愛全球資訊網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