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不看自己愚拙或軟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五年前,受邀至台語教會,接了個人生平第一次的台語講道。結束後,我私下很想暗暗立志讓這次成為我最後一場台語講道(就是再也不要接任何台語講道)。但上帝才是老闆,祂若下令,僕人得順服,所以無法立下這種不切實際的志願。實在是因為那次台語講道,驚嚇指數破表,至今想起來仍充滿許多後怕。去年開始在神學院教書,主日常去支援尚未聘到牧者的教會講道。最近,竟又遇上台語講道的需求!

那次主日結束,一位會友上前來表示,「老師的講道讓我們很有收穫,但希望能用台語,或中間穿插幾句台語。」還連連熱情表示下次要請我吃飯。返家途中,腦海不由得浮現上回台語講道經驗。當時,我請老公用台語唸我寫的中文講稿,用手機錄音。接著聽它個十幾遍,再唸它個幾十遍,也不厭倦。講道前幾天,因壓力過大,整個人的身體爆出各種毛病,眼睛乾澀、脖肩痠痛、失眠、腹瀉,有點生不如死的錯覺。主日當天,特別提早一小時到該教會,適應環境。我坐在台下拿著講稿,繼續埋頭默讀。那天是婦女主日,眼尖瞄到幾個婦女似乎也面露緊張。一問才知道那天也是她們的第一次!第一次讀聖經、第一次禱告、第一次奉獻,而我是第一次台語講道。第一次司會的姊妹,面哪青筍筍(臉色泛青)輕聲對我說,「傳道,咱來做會前禱告,備辦心。」我跟著她在十字架前面跪下。她用力握住我的手,兩人低頭禱告。她呼吸急促、緊張手抖,冷吱吱的手一路抖過來傳到我的手,我整個人被她抖得更加膽顫心驚。

往事歷歷在目,越回憶、越冒冷汗。幾天之後,遇到那間教會排講道的,忍不住地探問,「是否可以找其它講員阿?你們教會應該很容易請到厲害的講員。」想請她刪除後面排定我的講道。她連想都不想地搖搖頭、直接拒絕了我,「老師,你講道是專業的,是以聖經為基礎的,他們需要多聽這種講道。」

「主阿!你真的要我用台語講道阿?」「會眾會不會因為我可怕的台語,致使沒聽下去你要我傳達的訊息?」我反覆地問天父。心神不寧、擔心害怕,惶惶不可終日。

過了幾天,遇到一位久未見面的姊妹說,「聽說妳到處講道,現在都不會怕上台了阿?」這才想起以前在電腦後面工作的我,所有的講道或演講,通通都怕得要命。經常在講道前一周皮皮剉,教會查經班都為我代禱。神經緊張到老公都受不了,乾脆跟大家說是否可以讓他來幫我講?但這兩年,上帝不斷地訓練我,授課、演講、講道的次數已經遠遠超過寫文章的次數。只要ppt準備好,上台根本不是問題。才兩年,竟然都忘記自己本來的縮頭龜樣。心底浮出一句經文,「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12:9)如今不怕中文講道的我,竟都忘了這幾年基督的能力如何覆庇軟弱的我。

既然如此,我還需要怕台語講道嗎?上帝早已證明了祂的恩典夠用,祂的能力在軟弱上更顯得完全。上帝有能力讓我不怕中文講道,就有能力讓我不怕台語講道。我要學像保羅那樣瀟灑地說,「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所以,不看自己是愚拙、軟弱,只管自己是否願意忠心擺上為主所用。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延伸閱讀】:
      用愛妝扮,錦上添花
      聽「講道」還是聽「演講」?
      如果牧師講道很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