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原始部落的假牙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聽到、讀到很多關於宣教師的事蹟。自一八六五年馬雅各醫生來台灣宣教以後,許多外國宣教師因基督的愛來到台灣,放棄舒適的生活,在陌生之地幫助非親非故的異族。但是,直到我親身與比爾牧師相處了十多年,才稍稍體會早年宣教師的艱苦,也更加敬佩他們。

比爾牧師是南美玻利維亞印第安原始部落的宣教師,初識他之時,他已是七十多歲的退休牧師,回到美國明尼蘇達州的羅徹斯特,就是我所住的小城,在這裡唯一的華語查經班帶領聚會。查經班後來成了教會,他也常在此講道,直到近九十歲身體虛弱為止。

人生大轉彎

一九一九年,比爾出生於羅徹斯特不遠的小農村,大學主修化學工程,在當年可算是熱門科系,前途一片看好。大二的暑假,他罹患俗稱「豬頭皮」的腮腺炎,開學後休學在家。這一年,感受到神對他有不同的計畫,決定成為傳道人。未婚妻覺得比爾一定是昏了頭,就把戒指退還給他,婚事告吹。一九三九年,比爾前往芝加哥慕迪神學院就讀神學。

慕迪神學院注重海外宣教,但是,來自農村的比爾對此一無所知,也沒興趣。學校要求所有學生每週四都得參加由宣教師報告的宣教講座,他被迫參加,但一直很難提起精神聽講。直到一位巴西來的宣教師,播放關於兩位宣教師被印第安人殺害的影片,他的心無法平靜,決定向南美印第安人傳教。

前進南美叢林

神學院畢業後,比爾加入南美內地會,這是一個以傳福音為使命的機構。經過許多波折,一九四四年二次大戰諾曼第登陸前的幾個月,他總算到達南美玻利維亞。但是,要接觸南美印第安人並不像馬雅各醫生一登陸高雄,就能接觸到許多台灣人,印第安人住在亞馬遜叢林深處,到何處找人呢?比爾就經常帶著水果到叢林邊緣,發現他放在叢林裡的水果被人取走,卻沒見到人影。直到一九五○年,他才與還過著石器時代生活的印第安人第一次接觸,這已是祂到玻利維亞六年以後的事了。其實,比爾並不是第一位與他們接觸的白人宣教師,一九四三年就有五位宣教師被他們殺害,《God planted five seeds》(神播種了五粒種子)一書就是敘述這五位宣教師的事蹟。

假牙傳福音

向印第安人傳福音,非常需要智慧。當地巫師會變魔術顯「神蹟」,一次營火會中,有位巫師起乩,起來揮舞了幾下,從腋下取出一隻小雞。這時,圍觀的印第安人要求比爾也讓他們看看他所說的神。

比爾年輕時,正好經歷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農村生活貧苦,每天除想辦法填飽肚子外,口腔保養是無力顧及的,他三十歲前就裝了假牙。這時神賜智慧給他,他就起來假裝跳了幾圈,把「牙齒」取出來給印第安人看,他們嚇得目瞪口呆,尤其「牙齒」還可再放回去,他們總算服了比爾的神,也願意聽聽他所說的神是什麼樣子。在人看來,戴假牙是件不得已的事,神卻用它作傳福音的巧妙工具。 在月黑風高的夜晚……

若不是神的保護,比爾也將是一位殉道者。印第安人多次想殺他,但都沒有得逞。這些謀殺未遂的事件是印第安人信耶穌後才告訴比爾的。他雖相信是神的保護,但並不把任何事都當作神蹟奇事,總是嘗試用理智來解釋。

一個沒有月光的晚上,一群印第安人準備要在比爾全家睡覺時,把他們全部殺了。當印第安人來到比爾家的茅草屋外時,忽然,一塊布從上墜下,把他們罩住,印第安人全都嚇跑了。比爾說,牧師娘白天會把床單拿出來曬,或許那天忘了收吧。不過他又說,這可能性很小,因為在熱帶叢林裡,下午常有雷雨,床單應該是有收回屋內。

印第安人也曾多次以茅刺向比爾的心臟部位,但都沒有刺進去。比爾一直以為印第安人只是嚇嚇他而已,但後來印第安人告訴他:「我們刺不進去,你的胸前好像有個東西擋著。」比爾也以理智解釋,或許錢包放在上衣胸前口袋裡,正好擋住了。

不論如何解釋,比爾還是相信因為神的眷顧,他的性命才得以存留。有人問他,為何神不留住之前五位宣教師的性命呢?他的回答總是:「我也不知道,當我回到天家見到神時,我要問祂。」

諄諄教導:耶穌愛你!

比爾牧師在我們教會服事到近九十歲,最後幾年他的講道每次幾乎都是:「罪的希臘原文是Hamartia,意思是『射箭沒有命中靶心』。在射箭場上,當射箭的士兵沒有命中靶心,在旁邊觀看的士兵就會喊『Hamartia』。我們的罪就是沒有射中神的靶心,不是指一般所謂的犯罪。」接著,他會翻開聖經,把當天禮拜的程序單夾在其中說:「耶穌的血把我們的罪遮蓋了,神就不計算我們的罪了……」雖然他的講道內容經常重覆,但是看到這樣一位愛神的長者,在講台上諄諄教導,我彷彿閱讀聖經,看到老摩西在曠野對著以色列人民重申神的誡命(聖經申命記5章)。

福音還未傳到印第安人之前,他們所拜的神是一種鳥。這種鳥的叫聲極為淒慘,印第安人很懼怕,就把這種鳥當神拜。富勒神學院的神學教授彼得.魏格納,因為早年曾與比爾牧師在玻利維亞一起共事,他的著作 《Defeat of the bird god》(擊敗鳥神),就是在敘述比爾的故事。

當年殺害白人宣教師、後來信耶穌的印第安人,至今還存活者可能屈指可數,但是,他們把寶貴的基督信仰傳承給了下一代,在那裡,他們有了教會及自己的傳道人,下一代也不再受鳥神的捆綁。

最近,我遇見一位至今還在幫助這族的美國宣教師第二代,他的爸爸曾與比爾牧師共事。在玻利維亞出生的他告訴我,這族遭逢鐵路及伐木工人的入侵,若是神沒有在早年透過比爾牧師來牧養他們,可能就因此在地球上消失了。

上帝愛台灣

若台灣早年沒有來自蘇格蘭及加拿大宣教師的犧牲奉獻,得到這寶貴的福音,今天台灣的光景會是如何?但願我們也把這福音代代傳承下去。

出於對這位神忠心僕人的懷念,我與太太每年都會帶花去比爾牧師墳前,每次都會想起在台南的基督教公墓葬了多位早年來台灣的宣教師,他們沒有選擇落葉歸根,而是葬在台灣,不知還有多少人緬懷他們?然而,可以確信的是,他們在上帝國已得著最美好的獎賞。

【延伸閱讀】:
      戴德生與瑪麗亞
      白白的恩典
      廚房裡的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