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價值分歧的教育現場?

如果大家意見不同,究竟該聽誰的?最後會不會回到霸權領導,或淪為莫衷一是的各說各話?


飆車

巴西有一陣子風行火車飆車,很多年青人因此喪生,也曾經引起國際媒體的注意,飆車族清一色地來自貧民窟,很顯然的,他們在尋求自我肯定和尊敬。


如果災難還能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只有那些「可怕的」災難才具有深刻的信仰意義呢?既然你能在不可預測的巨大災難中看見上帝刑罰的手,你怎麼不能在自己以及所有人那最確定不移的日常死亡中看見祂的審判呢?


「追劇、打game」來防疫?

一場疫情暴露出許多現代人生活方式的單調。一旦不能逛街,不能吃美食,只能宅在家,現代人的心靈疲乏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下就被打開了。


從《陽光普照》看台灣男性情感困境

此種「男子氣概」為劇中所有男人獻上的果實,表面是「勇敢、獨立、冷靜、強勢」的強者形象,實際上每吃一口,背後那處陰暗的心靈缺口便越鑿越深。


《偶然發現的一天》談覺醒

同樣漫畫人物上演,一個故事代表一個輪迴。殷端午、一天、李道華……等漫畫人物的覺醒,就有了「我」的意念,產生「我的」概念,而會有「執著」。


身心患者因應新冠病毒

在疫情的發展中,可以看到人性的光明面及黑暗面。有些被居家隔離的民眾,因自私心態到處趴趴走,不管是否會造成疫情的擴散,還要動用防疫人員到處尋人;但也看到一些人性的光明面,有些社區的民眾提出「你先領,我OK!」的口號,讓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及慢性重症病患有充足的口罩使用。


誰先定義發燒是確診病毒感染?

科學史上,訂下用人體的「發燒」現象,來確定瘟疫感染的第一人,是牛津大學醫學講座邁德(Richard Mead,1673-1754)。


默想禱告的「賽先生」vs.狂熱的科學怪人?

「費先生」(Faith)與「賽先生」(Science)的關係,在歷史上究竟走過哪些階段呢?在開始探究其他現場之前,我們需要先意識到過去走過的路,是如何走到我們現今時代的,方知賽先生其實可能也會默想禱告。


從未來的觀點看

因著復活節星期日所發生的事情,那最黑暗的星期五如今也被稱為是好的;也是因為復活節發生的事情,基督徒有了盼望,終有一天,神要恢復這個世界,在祂的治理下,世界重新回到其應有的位置上。


編輯案頭



訂閱每週電子報 FHL-epaper2020.03.29


























活動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