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人生》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從憂慮到平安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是慢性躁鬱症患者,一邊信靠主耶穌,讀聖經、禱告,一邊吃精神科的藥物,雙管齊下,使我的身、心、靈一天一天地健康強壯起來。

我會得躁鬱症的原因很複雜,要從原生家庭說起。我在台灣傳統信仰的家庭長大,母親養育十個孩子,我排行老么,雖然上有九名兄姊,但是真正一起生活的只有二哥和二嫂,其餘的人都在外縣市居住、求學、工作。

記得母親的身體一向不好,中西藥都吃,患有憂鬱症,常常把尋死之類負面消極的話掛在嘴邊。媽媽常常緊張、焦慮不安,我們同睡一個房間,她偶爾半夜時做了惡夢會尖叫,令我很害怕。因為媽媽的情緒不穩定,致使我很沒有安全感,很怕死亡,我在騎自行車的時候會警惕自己:「要小心謹慎,免得被車撞死」;想吃冰棒的時候會告誡自己:「不能吃冰,會咳嗽感冒」。

國中時,我的胸口經常鬱悶,甚至在學校午休時偷偷哭泣。當時我很自卑,功課還不錯,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我可能也有憂鬱症,但是沒有看醫生。我經常悶悶不樂,獨來獨往,不跟同學說話,導師在成績簿上的評語是:「循規蹈矩,最好多與同學交往。」我總是在空暇時胡思亂想,這種現象一直到大學畢業,進入職場仍然如此。

結婚後,因為我的成長背景和先生的原生家庭、成長背景差異很大,很難適應,因此跟先生的關係很不好。漸漸地,我的胸悶症狀變本加厲,更糟的是人變得狂亂,與先生說話滔滔不絕,聲音高亢,還亂扔東西。最後是先生察覺有異,才帶我去看精神科醫師、做心理測驗,而斷定的結果就是得了躁鬱症。

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頭痛頭暈,心悸加上失眠,因而無法負荷工作量,只好把工作辭掉。醫師表示我要長期吃藥,要追蹤治療。我曾住院好幾次,驗大便、小便、抽血檢查,加上吃藥有副作用,讓我苦不堪言。後來有一天,我到公園散步,有兩位女士向我攀談,拿基督教的出版物送給我。她們離開前握著我的雙手,為我禱告。我覺得她們和藹可親,她們則留下教會的電話和地址,歡迎我去拜訪。

因為辭了工作,待在家裡的時間很長,於是我翻開她們送的書籍,卻大多看不懂,不過一想到她們健康的笑容,再想想自己要長期吃藥、總是面帶愁苦,便打電話到教會。接電話的女士邀請我去教會,我立刻出發,見面之後,這位女士一一為我解答心中的疑惑,還留我吃中飯。

後來我買了一本聖經,但因為身體的症狀並沒改善,頭暈令我無法閱讀。我渴慕了解聖經的內容,所以向上帝禱告,沒想到果然能閱讀了!後來我參加查經班,越來越喜歡傳道人講解的聖經真理,一段時日後我接受了洗禮,正式成為基督徒。

我每天都有靈修的習慣,雖然仍須服藥,但是箴言十七章22節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上帝是喜樂的,讀聖經祂的話語,被真理觸摸,我的精神狀況越來越清醒。

馬太福音六章34節說:「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我原本對未來滿是憂慮,讀到這節經文之後,內心很受激勵。腓立比書四章6-7節也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當基督徒真好,有主耶穌可以傾心吐意,而且祂會保護我,祂無所不在,使我隨處得享平安。


圖片提供/123RF

本專欄與路加傳道會網站合作。

【延伸閱讀】:
      給親愛的Blue朋友
      綠沙發和橘沙發
      我的移民與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