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過急澗山嵐》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你睡得好嗎?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就多數人而言,睡覺是向世界說拜拜;睡眠對多數人而言是避難,而不是劫難──是讓我們受傷的靈魂得到八小時的解脫。要是你醒著沒睡,那一定不是在數算指頭,而是在數算你的債務、難處,甚至是傷心事。

你疲憊。你厭倦。厭倦夢想一個接一個破滅,像浪潮般地撲打過來,已無力招架。厭倦在追求卓越的長跑賽中,給人踩在頭上,被人追過去。厭倦對人的信任,只換得徒然的回報。厭倦望向未來,看到的只是虛空。是誰偷走了我們童稚的熱忱?這種欲振乏力的感覺從何而來?你知道這些重擔是什麼嗎?

在這本《十架上的6小時》中,我們看到三樣重擔:「虛空」、「失敗」、「死亡」。在人生成績單上的這三F,沒有哪一個渾厚的肩膀擔得起,或哪一隻碩壯的膀臂提得動的,這是個人無法獨挑的三樣重擔。

來看看虛空這個重擔,有什麼比人與人之間,這樣迅速、緊湊的競爭更消磨人心呢?為了邁向成功,需要衝刺多少次?為了到達高位,需要力游多少回合?又有多少朝九晚五的偽裝盛會?無論作了多少努力,你終究要為這些付出代價,而你只落得──扶著跑道邊緣直喘不過氣來。

就是這樣的勞累、疲乏,使得這位木匠所說的話如此吸引人,祂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得安息。到我這裡來──這份邀請是要到祂那裡去,何以是祂呢?

這是祂在一個受欺壓的國家,當個一文不值的夫子時,所發出來的邀請。祂沒有自己的辦公室,與羅馬的權貴也無任何瓜葛,祂沒有寫出什麼暢銷書,也沒有獲得什麼學位。
但是祂有膽識注視農人粗糙的臉、神色疲憊的家庭主婦,對他們說要賜下安息。祂注意到由耶路撒冷來的解經師眼中所流露的幻滅與失望,更看到兌換銀錢的人譏諷的目光,以及伺候飲酒的僕人飢渴的眼神,祂給了一個聽起來矛盾,卻實在是真理的承諾──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因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可以為自己的靈魂找著安息。

因此,人們稱祂為主、拯救者。人們對祂這樣的稱呼,與其說是因為祂說過什麼話,不如說是因為祂所行的事。也就是祂在一個星期五的六小時中,於十字架上所作的。

本書接下來的篇幅中,你會看到某些人,可能你對他們感到陌生,但也可能是你熟悉的老朋友,然而他們有一件事是相同的──他們因為人生虛空而感到困倦疲乏,於是來就近耶穌。這些人裡面有一個是人所唾棄的女子,也有一個困惑不解的族長,還有幾個不知何去何從的門徒,以及一位垂頭喪氣的傳道士。

他們通通找到了安息,也為他們飄蕩在風雨中的靈魂找到了下錨點。我祈求你也能同樣找著安息,並能夠像嬰兒般的安眠無憂。

(摘自第二章:上帝的解勞配方)

十架上的6小時:耶穌與虛空、失敗、死亡的正面對決
(原書名:一個星期五的6小時)/Six hours one Friday
作者: 路卡杜 (Max Lucado)
出版社: 校園書房出版社

本專欄與《校園雜誌》合作

【延伸閱讀】:
      回應《擁抱神學》:一個寓言
      十字架
      復活全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