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三育四集》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我可不可以叫你媽媽?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人問我:「你怎麼會想要去領養小孩的?」我回想當時的心情,沒有什麼特別的大道理,有的只是兩個字「機會」!我們每一個作父母親的,都不斷為自己的孩子尋找最好的機會。當我看到那一群無父無母的孩子,我在想除了為他們禱告之外,還能做些什麼?當然,也曾有人問:「像這樣的孩子何止千萬?你怎麼管得了?」是的,是不管不了全部。不過,管一個,孤兒院裡就少了一個;管兩個,就又多了兩個孩子得到機會,不是嗎?

現在讓我來訴說這個故事。在2000年以前認識我的人,知道我有兩個女兒;但現在認識我的人,知道我有四個女兒。不過,我要說說我第五個孩子的故事。2000年夏天,我們全家有機會參加短宣隊,到中國大陸的一個孤兒院去服事,在那裡遇到了一個患有腦性麻痺的二十歲年輕人。被放在一張生鏽的輪椅上,四肢僵硬,並且已經開始萎縮。臉部肌肉扭曲,連眼球也不在眼眶的正中間。由於語言能力受影響,加上長期沒有機會與人交談,因此一句簡單的話,也要重複上三四遍,才說得完整。

我站在他座椅的陽台上,陪了他幾天。他告訴了我他的身世。他深深記得,小時候父親每天下班回來,幫他洗澡的歡樂時光。但隨著時間的過去,他外貌上的殘缺日見明顯,感受到家人的冷淡與刻意的疏遠。有一段時間是祖母照顧他,在祖母去世後,家人因為面子問題,無法忍受別人異樣的眼光,及無止境的種問題,就花了一筆錢,把他送進了孤兒院,與各樣殘障的孩子生活在一起。他雖然外表不健全,但內心完全明白發生在周遭的一切情形。

就這樣,他開始了無止盡的痛苦,白天被放到陽台上 (他住五樓),所有眼睛能看得到的範圍,除了天空就只有陽台上矮牆的縫隙。晚上被抬到空無一物的板床上。在無力反抗及改變自己的環境下,他選擇了沉默,完全封閉自己,毫無尊嚴一日一日地過去,一晃已是四五年了。其間父親從沒有來看過他,母親也只來過有限的幾次,每次時間也不長就匆匆離去。他一面說著內心的苦毒與怨恨,淚水一面不斷地泉湧著。我除了陪著掉淚,實在不知說什麼才好。我的傾聽、眼淚及安慰,似乎給了他一線希望;於是他問我:「我可不可以叫你『媽媽』呢?」我全心全意回答他:「這是我的榮幸,謝謝你。」

到了我必須離開的那天,他用枯乾僵硬的手指,抓著我痛哭失聲,連連說:「媽媽,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我只有彎下腰,捧起他的臉,對著他的眼睛說:「我一定會再回來看你!我一定會的,請相信我。」在他情緒平穩下來後,他突然問我要電話號碼,說要打電話給我。我告訴了他,但是我知道,那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最後,我在他哭聲中離了他。當我再次參加短宣隊回去看他,一路上一直不停地想像,我們久別重逢的情景。當我走到他面前,他的第一句話竟是十個數目字。等我回神過來,才恍然大悟,那是我的電話號碼,而且一字不差!原來他一直用這十個數目字,作為能和我聯絡的唯一盼望!

長久以來,我一直在為他禱告,求神親自賜下安慰,並給我智慧,幫助我給他一個永遠不變的盼望,帶他進入神的國度。所以這回見面,我鼓勵他說出心中所有的問題,希望有機會能把談話帶入「主題」,這才發現他對於救恩的事,並不完全陌生,只是無法與自己的情況連在一起。所以他反問我:「如果我信了耶穌,就可以站起來,走出去嗎?」我沒有答案。他又說:「我知道,你們說相信耶穌可以上天堂,否則就下地獄。那我祖母不信耶穌,一定不在那裡。如果你說耶穌的兒子是萬能的,那帶我先去看看我祖母,再求神把我上天去,行嗎?」我回答說:「神在創造我們時,給了我們每個人自由選擇的意志。神愛你,所以曾經有人來告訴你該走的道路,希望你作對的選擇。現在輪到我來,我真心希望你能相信我所相信的。我什麼都無法給你,只有把我相信的耶穌給你。當我不在這裡,你有愁苦可以向他傾訴。而且,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回來看你。但記住,不論如何,將來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再相見,如果你也信了耶穌。你好好想一想,好嗎?」

他偏著頭調皮地說:「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可是你不要生氣哦!」我知道他要問什麼, 就笑著說:「你隨便問,任何問題我都一定不會生氣!」他小心翼翼的說:「那麼你是說,如果你明天死了,也會上天堂嘍!」我邊笑邊用肯定的語氣說:「我知道不論何時,在走完人生的旅途後,會到那裡去。我可以去,並不是因為我是一個好人,而是因為我相信主耶穌基督為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但三天以後復活升天,坐在神的右邊。你認為我大老遠兩次來看你、陪你,就是好人?你錯了,我不是的。在天父的眼裡,我是犯了許多許多過錯的人,只是我相信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惡,接納我進入祂的國度,成為神的兒女。你也想去嗎?只要相信,你也可以去,我們將來就一定會再見面。」

他點點頭,又問我:「告訴我,你有多愛我?」我望著那張變型的臉,誠懇地說:「我能愛,是因為耶穌先愛了我。我對你的愛是有限的,但耶穌的愛是長闊高深、無窮無盡、犧牲自己的真愛。」他開始低頭沉思。我突然想到一句金句,便蹲下身來,對他說:「有一句很重要的話,我希望你跟著我唸,好不好?」我用羅馬書十章9節,輕聲地帶著他唸:「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祂由死裡復活,就必得救。」並希望他背下來,時常思想。由於他言語上的障礙,他背下了「我若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就必得救。」其後第三天,他堅定地對我說:「好,我要相信。媽媽,你幫我禱告吧。」

我在興奮又激動的情況下,用顫抖的聲音帶著他作了認罪悔改,並且接受主耶穌作他個人救主的禱告後,又為他作了一個感謝的禱告。當又到了我要離開的時候,他用很平靜的口氣告訴我:「媽媽,你走吧。這一次我不哭了。」我放心的邁開步伐,走到門口,再一次回頭看他,向他招招手。他坐在那張破舊的椅子上,微微揚了揚變型的手,對我點點頭,看上去是那麼平靜。

離開孤兒院後的第三天早上,我剛回到美國不久,接到了一個電話。對方在確定我是誰之後,告訴我那個年輕人坐在陽台的椅子上,別人去看他時,已經沒有生命的氣息。那邊的工作人員慌慌張張跑來喊著說:「趕緊告訴他美國的媽媽一聲….」我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放下電話,回想與他相處的種種情景,又難過、又高興。難過的是,他的短暫人生充滿了苦難;但高興的是,他終於脫離了那張捆綁他的椅子,投入了父神的懷抱。同時心中也充滿了感謝,感謝神使用了一個像我這般平凡的家庭主婦,飛到八千里外,帶給一個被世人鄙視、家人拋棄、毫無盼望的年輕人一個得救、進入永恆的機會。我深深相信,有一天我會和他在天家再見面。那時他一定又跑又跳地走到我面前,對我說:「媽媽,歡迎你回來,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延伸閱讀】:
      面對不如意
      無法想起妳
      中途之家~勵馨園的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