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守護者》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冰封之下的姊妹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紀姊,她們終於笑了!」這是在我見到這對姊妹花五個月後的事情。

  記得某一個寒流來襲的早晨,一對清秀的女孩來到辦公室,大的約國一,小的小學四年級。她們因為被父親性侵,由社會局社工帶來勵馨的中途之家庇護。

  當時我並不知她們的案情,直覺衣著單薄的她們應該會冷,所以趨前問暖,想拿一件外衣給她們,沒想到我碰到大釘子,她們面無表情,似沒聽到有人在與她說話,眼睛空洞無視一物,連正眼都沒瞧我一下,彷彿我並不存在。

  我很好奇的想,難道她們沒有感覺?我都穿了大外套,而她們只有一件短袖的薄襯衫和運動褲,不冷才怪。

  事後我才理解,這對被父親亂倫的姊妹,必須把自己冰封起來,不要有任何感覺,才能活得下去,因為她們無法求救,就像沒有嘴巴的孩子,痛到無以自己時,只好冰封自己,隔絕了內外所有的感覺。

  她們被父親性侵長達四年,所以當她們到了中途之家,異常地安靜,常忘了吃飯、洗澡。昏睡狀態約一、二個月過去,姊姊拿刀割腕,嚇壞了大家,但她說不痛。後來她們半夜惡夢驚醒、尖叫,成為兵家常事,甚至白天莫名其妙的流淚,所有負面的情緒全都湧上來,教人措手不及。

  為了防止她們自殺,中途之家的刀子全部被藏起來。白天、晚上,不管她們理不理你,都要有人陪著她們,全天候的陪伴、接納,就是要讓她們感到安全,這個安全的通道,就像在冰封中鑿了一個出口,讓她們得以將冰封之下的負面情緒噴湧出來。

  其間,中途之家的生活輔導員、社工員,承受她們最直接的垃圾與哀嚎,就像媽媽的針線包,默默接招。幸好,她們都很專業,了解這一切只是個過程,當冰釋開始,很多東西會跑出來的,如冷熱、勞動流汗、忌妒、生氣、難過、悲傷,一一襲來,她們一一接球。

  中途之家的媽媽開始擁抱她們僵硬的身體,很奇妙的,她們開始會說話了,即便回應簡單的句子,工作人員都給予最大的鼓勵與溫暖。

  那天,中途之家慶生,妹妹也是其中之一,生日家族唱完生日歌、吹蠟燭時,一不小心,有人把蛋糕吹到了壽星的臉上,姐姐看到妹妹臉上的蛋糕,哈哈大笑,全場笑成一團,大家互抹蛋糕,不亦樂乎。

  哇!五個月,她們終於笑了,悠悠醒來,好長的冬天。

  這之後,姊妹們開始接受心理治療,這猶如扒開傷疤,把化膿的髒東西挖出來清理,很痛的。她們的進步就像蝸牛學步,時進、時退、時停頓。有時還得上法庭,面對爸爸、媽媽;複雜的關係,讓她們自殘。在社工的協助下,法官終於判決爸爸進監牢。她們解脫了,停止了自殘,開始穩定學習。

  四年後,她們轉進獨立宿舍,學習半獨立生活。有一天我參加了獨立宿舍的家庭禮拜,她們說了她們的夢想,姐姐夢想成為一家店的主廚,妹妹說她要成為最頂尖的護理人員。其實,她們的功課突飛猛進,讓人刮目相看。

  看到姐姐手腕上的割痕印記,我知道這些都已久遠,心中默默的為她們禱告。我相信「壓傷的蘆葦,祂必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必不吹息。」

  現在,她們都已成年、離園,姊姊還通過了乙級廚師執照,自己開了一家餐廳,妹妹考取護理執照,穿起白衣,在醫院服務。

幸福練習:

一、這對姊妹花能夠生命轉彎,是從妹妹的導師心細發現通報後,才被庇護到勵馨。你也可以這樣幫忙沒有嘴巴的孩子。若你發現疑似被性侵的孩子,請通報113或110。
二、列舉性暴虐事件,為受苦女孩,持續禱告。
三、為庇護所安全、團隊、婦女禱告。
四、使教會成為能醫治受虐者的地方。
五、使各國政府採取行動,遏止性暴力。

禱告文:
親愛的父神:
靠著祢聖靈的大能,
我們祈求祢釋放祢的孩子。
求祢釋放他們!
願祢興起更多工人,成為祢的手、腳,
起來拯救這些孩童、婦女。
願公平如大能的河川湧流,
願正義湧流,遍滿這地,
使這邪惡的荒漠成為伊甸園,
願一切榮耀都歸給祢。

本專欄與勵馨基金會 合作。

【延伸閱讀】:
      小芽的生命發新芽
      不容許恐龍法官再胡搞
      援交V.S.被賣? 自願V.S.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