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語心鄉》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羅生門》 荒城奇情兇殺案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誰是兇手?那並不重要,重要是:那裡有軟弱,那裡就有謊言!

《羅生門》是因為日本名導演黑澤明在1950年拍攝了一部轟動國際的電影《羅生門》而聞名,電影《羅生門》是改編自芥川龍之介的寫於1921年的短篇小說《在竹林中》。

羅生門其實是日文「羅城門」,原來是「京城門」,是第七世紀日本皇都平城京及平安京的城都正門。至皇室衰落,天災內亂使皇都淪為廢城,城內滿目瘡痍、渺無人跡一如死域,孤立在荒郊野外,成為山狐野狼的棲身處。不單盜賊出沒,更是屍骸處處,太多沒人認領的屍首被隨意拋棄在城樓中。每當夜幕低垂,萬籟俱寂,狼嚎鴉啼更顯陰森可怖。

■ 荒城奇情兇殺案

羅生門,這遭遺棄的古城樓,卻發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兇殺案,城樓內的竹林中,一個武士離奇被殺,涉案人五個人及路過的人證分別是:死者武士、武士妻真砂、盜賊多襄丸、僧侶及樵夫。

離奇在,竟有三個人爭認兇手。

有三人避雨在羅生門下,他們是樵夫、僧侶和路人。他們就在這羅生門下,談論這椿離奇兇案:這案情包含了強姦、偷竊和兇殺。

在何種情況下人會不惜性命寧願承認自己是兇手?有什麼比承認自己是兇手來得更重要?為了維護誰保護誰?隱密地不讓人發覺、又或是自己恐懼面對的?有什麼比死更難受?

在《羅生門》兇案中,所有事實都是通過樵夫或僧人轉述,也必然經過過濾,他說那妻子狡猾;兩個男人是無膽匪類、是欺侮女人的懦夫。

在現代人而言,暴行、殺戮、凌辱這些事情無日無之,明顯是道德的嚴重墮落。可是,在暴行殺戮凌辱之外的另一副題,卻是易為人所輕忽的,就是個人誠信的操守!誠信與暴行相比,似是微不足道,然而,這正正是《羅生門》的主題!

那麼,武士之死的真相是如何的?殺他的兇器是劍還匕首的?是誰幹的?動機呢?《羅生門》並非旨在找出兇手,或去判斷誰說謊話,反而最重要是:『人為何要說謊!』

■ 人性的墮落-再無誠信  

人性的罪惡和墮落已是不爭的事實,以至人不如禽獸、道德瓦解、價值崩解。而最可悲的,就是人際關係間最重要的基石-「誠信」的瓦解。

  強盜說:「人是我殺的!」

  強盜多囊丸供述,他是因為一時的喪失理智,搶奪武士妻和殺了武士,他以狂笑的態度刻意表現自己的狂放不羈,來加強自己那梟雄的風範。他以能征服女人為榮,要令女人戀慕才是硬漢是強者,所以他才是英雄。

  武士之妻說:「人是我殺的!」

  武士之妻真紗的證詞充滿溫和、平靜但哀怨的情感,她用了淚水控訴強盜逼姦,和事後丈夫無情的鄙視,她強調寧願死也不願被丈夫如此鄙視,出於羞憤,她殺了丈夫。她以依附男人來生存、對自己命運無法掌控這份無奈,是楚楚可憐的受害者。

「像我這樣一個可憐無助的女人能怎麼辦?」

死人出來說:「是我自殺的!」

武士藉由靈媒作證,他控訴妻子的不貞,使他無地自容,惟有以死雪恥,以匕首自殺告終。「正是為了她的背叛行為,我現在才在陰府中。」他充分表現武士的精神和自重;塑造他的清高與頂天立地的剛直的形象。

  男子漢、烈女、死人的鬼魂;各執一詞,到底真相如何?

真相是:每個人都努力地扮演屬於自己的角色,與所屬地位的階層有相符的表現,更兼具公認必備的美德。真紗要表現為一個妻子應有的忠貞,竭盡全力抵抗凌辱;甚至不惜自盡。丈夫以作為武士所必須有的合乎楷模的高尚的舉止,為妻子帶給他的羞辱,平靜地剖腹自殺。強盜卻是浪漫而英勇,難得有情有義,他真心愛真紗,肯為所愛不惜與與武士決鬭,他才是真正的英雄。三個人的證供最大的重點是在於面子,關乎名譽、貞節和義勇的形象。

■ 真實謊言  

樵夫才是全盤瞭解兇案的証人,是此案惟一的目擊證人。

樵夫說出強盜的確曾想擁有那女人,卻因女人之夫厭棄她那被糟蹋過,強盜因此也遺棄她。女人羞辱悲憤下為求自保,用言語挑起兩人競爭「誰才是強者」,兩個男人就打鬥,最後強盜殺了武士。

其實樵夫也沒有說出全部事實的真相。可是,那靈媒最後的話終於使他受不了,當靈媒再開口說話:「……有人似乎在悄悄地走近,抓住匕首並把它拔了出來,那是誰?」

樵夫按捺不住了:「那武士的話是假的,他身上沒有匕首,他是被刀砍死的。」那樵夫對事件明顯地全知情。

「那麼你為什麼不告訴官差呢?」路人懷疑地問樵夫,「因為我不願被牽扯其中。」  
《羅生門》從不同的角度看人性的優劣,而善惡是非之間的選擇其實只差一線,除非人能誠實的面對自己,不然必因要隱藏自己軟弱,而使自己陷入邪惡甚至萬劫不復不歸路中。

■ 光照羅生門

樵夫因路人的懷疑態度而氣憤。怒氣沖沖咆吼:「我沒有撒謊,我告訴你我沒有撒謊。」

僧人也說:「如果人與人不能互相信任……」他沒說出結論,但好像也不大信。正在鬧得不可開交時,外頭的滂沱大雨中,忽然傳來嬰兒的哭聲。

三人循哭聲的來源分頭去找;路人第一個找到,當僧人和樵夫相繼到達時,路人正在脫嬰兒的衣服。

僧人搶著抱過嬰兒,樵夫也走前去推開路人。但路人卻嬉皮笑臉一派玩世不恭的狡辯:「如果我不做,總會有人做,而且我並不算壞,只是偷衫,相對於這棄嬰的無情父母是良善多了……而且,自私是人要活下去的必需態度。」

  這番話激怒了樵夫,他怒責路人和那強盜武士是一丘之貉,更一躍而起掐著路人的喉嚨扭打到外面雨中。終於路人大聲喊出樵夫的謊話瞞不過他,樵夫立時像鬬敗公雞被擊垮了;僧人正抱著嬰兒,路人指出樵夫偷了那把匕首:「賊喊捉賊!你還有話可說嗎?」然後大笑地走了。

嬰兒哭了起來。雨似乎停了﹔樵夫走近僧人,想把那嬰兒抱過來。僧人強烈地拒絕:「住手!你想剝他的衣服?」樵夫屈辱地默默搖頭說:「我自己有六個孩子,多一個也沒有甚麼嘛,對嗎?」

僧人為對他的誤解道歉,他也承認對其他人的行為是懷疑的,也因此他自覺羞恥。但此刻他卻心存感恩,因樵夫願意收養那嬰兒,這個無私的行為,使僧人恢復了對人的信心。

當雨過天晴,新一天的陽光開始照耀在羅生門時,樵夫溫柔地抱著嬰兒走遠了。

■ 謊言本相是軟弱

「羅生門」的意義在於真相被扭曲、被混淆;但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強盜、武士、武士妻或樵夫,都只是軟弱的人類,為了掩蓋自己的弱點,編造了謊言使自己看起來很偉大。

女人同時被兩個男人拋棄,覺得自己很沒面子,挑撥武士和強盜決鬥,卻說自己是個貞潔烈婦,被強暴後,企圖自殺。武士和強盜怕死怕得要命,劍法慘不忍睹,後來強盜一時僥倖,殺了武士。卻說他見義勇為與武士比劍,才贏得美人芳心。武士也透過靈媒說是因為被妻子背叛,為了武士尊嚴壯烈才切腹自殺。

經歷同樣的一件事,每個人嘴裡說出來的事實卻都不一樣!

於是「羅生門」就變成「各說各話」的代名詞。這各說各話之中,都會有部份真實、部份謊言。人說謊,都是為了捍衛某些東西:可能為了面子、為了貪圖利益,而間歇性對自己不利失憶,選擇性的記取對自己有利的,這就是所謂「策略性防衛機制」。

「哪裡有軟弱,哪裡就有謊言!」

盜賊的軟弱是「懦弱」,為了證明自己是「強者」而說謊!

女人的軟弱是「放蕩」,為了證明自己是「貞節」而說謊!

武士的軟弱是「羞恥」,為了維持自己的「名譽」而說謊!

樵夫的軟弱是「貪婪」,為了隱瞞自己的「貪婪」而說謊!

「羅生門」的真相被扭曲、被模糊,但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強盜、武士、武士妻或樵夫,都是弱者,各自為掩蓋自己的弱點來編造謊言。

■ 沒有掩飾就活不下去?

黑澤明曾提到:「人類對於自己本身的問題,總是無法坦率的說出來。而「羅生門」的內容,就是描述沒有掩飾就活不下去的人;甚至描繪人去世後,還無法放棄掩飾。這是一部將人類與生俱來的罪惡、也是人類無法克服的天性、利己主義的心理,清楚展現出來的電影。」

然而,當人透過他人的錯失,如一面鏡子映照中去審視自己的本相,才能看到真正的自己,惟有肯定睛正視自己,面對自己的陰暗面,才是救贖之始。最後樵夫的良心發現,內心光明戰勝黑暗,終救贖自己走出虛謊,也使信任重建。


作者介紹:張吳國儀女士 (Ms. Victoria Cheung)

加拿大福音傳播中心總幹事.安大略省輔導及心理治療師協會會員.美國基督教心理學研究協會會員.Member of EMDR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Enneagram Spectrum Training.EMDR TrainingⅠ&Ⅱ.EFT Training ,Accelerated Experiential Dynamic Psychotherapy LevelⅠ&Ⅱ.傳心工作坊創辦人及專任輔導員.©victoria Cheung 2007.本文版權為作者所有,如需轉載,請知會及列明出處。www.infeelministry.com, victoriaky88@hotmail.com

about 【戲語心鄉】專欄主要寫手:張吳國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