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我的非洲老師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人若想要得監督的職份,就是羨慕善工」(提摩太前書三:1)

我剛到美國唸書時,系上有個傳言「卡森(Karson)從來不睡覺」。卡森是個黑人,來自非洲的「象牙海岸」。1980年代初期,象牙海岸還動盪不安。我們上同一門課,才有機會認識。

卡森的膚色很黑,我問他一個傻問題:「非洲的黑人是否看起來都一模一樣?」。他反問我:「你們韓國人是否也是一樣的臉孔?」我說:「我是台灣人,不是韓國人。我們黃種人每個長相都不同。」他說:「在我看來,台灣人與韓國人都一樣,臉孔像月亮。」我說:「你多看,就知道不同。」他說:「非洲人也是如此。」我們哈哈大笑,互相成朋友。

有一晚,我在圖書館讀書,讀到凌晨二點多,準備離開時,遇到卡森。他在圖書館有個專屬的書桌,桌上堆滿了書本。我問他:「怎麼還在用功呢?」他說:「還早。」我繼續問他:「難道你都不睡嗎?」他說:「我大概在凌晨四點睡,上午約七點起來。」我不解:「為什麼要這麼用功呢?」

卡森答了一段,讓我感動久久。「我的國家百姓,大都是貧窮的農夫,沒有錢繼續讀書。政府每一年祇能派2-5個學生出國,我就是其中一個。我必須把握機會,盡可能的學習。回國後,我將負重任。」

原來擁有不多,祇要珍惜機會,也可以成為國家有用的人材。一年後,卡森回國。他改變了,我對非洲人的看法。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為學生祈禱文(二)
      基督裏的自由
      驚奇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