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旅的驛站》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衣櫥瘦身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教會為非洲、中南美和本地的幾個宣道機構募款,希望會眾按自己要支持的,各想一些方式籌款。剛好住家社區要舉辦秋季全街里車庫拍賣,我們決定把家裡一些不大用的東西、衣物拿出來賣,權充部份款額。

在整理時,才發現,常覺得我家先生在飲食上只肯吃有限的幾味,其實自己對於衣著也逐漸如此。

多年前初搬來這不是溫暖就是炎熱的南方城市時,有次出去快走,回家後要換下汗濕的T衫,卻濕黏黏的卡在肩膀、頭部,幾番拉扯才脫下。那不舒服的感覺,使我自此以後就甚少穿套頭衣物。圖案再美,顏色再好,價格再吸引人,我也不買了。

質料上,因為不喜歡熨衣服,所以只選經過除皺處理,透氣平實的棉織品。麻類雖透氣,但易皺,所以不穿;而以前買的輕柔飄逸,不會皺,卻是人造纖的洋裝、上衣遂也束之高閣。至於需要乾洗的絲質、毛呢等衣物,更是拒絕上身。減減除除的,衣櫥裡常穿的就那麼幾件,但也非常足夠了。

配件就更少了。雖然欣賞一些精心打扮,配戴合宜飾物,讓衣著生色,看起來神采奕奕的人,但明白粗線條的自己難以那樣。

基本上我幾乎不戴任何項鏈、手鐲,嫌它們掛在脖子、手腕形成纍贅;手指粗短,帶戒指也不會增添秀氣。沒穿耳洞,因此精巧引目的耳鐶與我無緣。有幾枚細緻可愛的胸針,是母親給我的,有時拿出來賞玩,卻不常別在衣襟上。

因著這樣,有時難免要拂家人、朋友的好意。幾年前回台灣,和母親去逛街,她看到一些美麗的衣服就想買給我,我卻不領情。

「那是套頭的,我不要!」

「哎!這件要乾洗!划不來!乾洗的錢,夠我買一件平價品了。」

「這種質料很容易皺,洗後一定要熨。我沒那麼勤快啦!」搞的母親興味大失,說和我逛街真無趣。

有朋友送我一條漂亮絲巾,長長的,兩頭綴著流蘇。貴婦人穿著禮服,肩上就鬆鬆披著這樣的絲巾,緩步而行,從手臂垂下的流蘇款款擺動,嫵媚動人。朋友的先生作生意,常有宴客,她是一定有機會這麼穿扮的。

可是,我看自己,終年多半短褲短袖的,什麼時候這條絲巾能派上用場啊﹖就算有,也欠缺那樣的柔婉娉婷氣質。

我想起一位認識的非裔老姐妹。她人很活潑,唱詩歌時常是手拍足蹈的。我注意到她的穿著很簡單,顏色也很清爽。有次談話,她告訴我在十幾年前她先生退休之後, 他們就搬到一個兩房的小屋子,精簡過日。她也趁那時候把衣物作個大淘汰,只剩留她喜歡的乳白、鵝黃、咖啡色系,方便混合搭配。有時參加婚宴慶典,為增喜感 ,就加一條色彩鮮麗的圍巾或腰帶。

記得她說的一句智慧話﹕「年紀大的好處之一,就是你只要穿的乾淨,有精神。不必花心思在意那些長短寬緊的衣著潮流。」

這些年我也逐漸感受到這樣的好處了。

about 【客旅的驛站】專欄主要寫手:客旅貞吟
歡迎參觀客旅奧蘭多部落格

【延伸閱讀】:
      不足&仰望&徬徨
      在難為情的人生珍惜生命的有情
      遭人踐踏的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