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重作馮婦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重作馮婦」意思是重操舊業。不過典故的主人翁馮婦不是女的,而是一名勇士,名叫馮婦。他擅打老虎,後來決定棄武,不再打虎,多做善事。一日許多人在野地追老虎,但老虎頑強抵抗,沒人敢靠近。恰遇馮婦經過,馮婦捲起袖子,打死了老虎。

我的朋友麥可不是打虎英雄馮婦,卻是一位基督精兵。

這是一年多前的事,當時的景象仍歷歷在目。

主日敬拜結束報告的時間,麥可輕輕摟著拉娜的肩膀走向台前,兩個剛進入青少年的孩子跟在他們後面,走到台前。他低頭深深看了拉娜一眼,拉娜伸出手回抱麥可,而他們的另一隻手各自摟著一個孩子。真是一幅很美的全家福!不知情的人絕對猜不出拉娜是繼母。

看著他們慎重的表情,似乎有大事要宣布。

麥可清了清喉嚨,兩眼巡視大家說:「我們有一件事要向你們──我們的家人──宣布。我決定回部隊去。事實上,我已經通過所有必須的檢測,已經算是現役軍人了。」

這是大消息,出乎我們的意料。

頓時,我心頭湧出一萬個問題。他不是已經退役快二年了嗎?他不是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嗎?他會被調到阿富汗嗎?從前年起,加拿大在阿富汗的軍人傷亡率大幅升高。這種時候怎麼會有人往火坑裡跳?萬一他被調到阿富汗怎麼辦?加拿大又不是戰到缺兵,他怎麼會趕在這種時候回流呢?

時間似乎凝結了。台下每個人好似都發愣著,就連麥克一家也沒有人開口。

豪義長老上了台,幫他向大家說明。原來,麥克年初有了感動,上帝要他回軍隊裡,要他在軍隊就為主發光。他與妻子拉娜安靜在上帝面前祈禱,兩人有共同的感動。拉娜因著愛上帝的緣故,儘管心裡不捨,仍願意讓麥可回到軍隊。

就在他們下了決定之後,麥可突然被老闆加薪升級。於是,他們找豪義長老諮詢。他們一起祈禱後,夫妻倆做了決定,就是聽從內心那微小的聲音。

然而,事情沒那麼簡單。他已經退役了一年多,要回軍隊,並不是一件容易事,要經過一關又一關的考驗。豪義長老過去是國防部部長參謀,深知其中的困難,向大家解釋那繁瑣的過程,只要有一關沒通過,就不可能回部隊。然而,不過幾個月的時間,麥可就通過所有的測驗,回到了軍隊。這顯然是上帝開的路。

聽到這裡,台下好幾個人同時發言:「會不會調去阿富汗?」

豪義回頭,深深地看了他們夫妻一眼,點點頭肯定地說:「會的!」

我曉得他們夫妻倆是計算過代價的。

麥可這個人總是掛著一張笑臉,說話彬彬有禮,很顧家。若不告訴你他曾經是軍人,你絕對看不出來的。他們夫妻感情很好。去年,兩人還一起去學跳舞,享受退役後自由的生活。然而,麥克和妻子拉娜也是加拿大軍人基督徒團契領袖之一,專門負責為軍人禱告的聯絡事宜。他們的呼召和感動,就是把聖經和福音帶到軍隊裡。

麥克絕對不是好戰份子,然而絕對是一位好軍人──他的元帥發令要他回到軍隊為主發光,他就不顧生死、不計代價,順從去做。


我還有另一位朋友,也是重作馮婦。她是我在耶路撒冷認識的一位六十多歲的猶太婆婆以斯帖。以斯帖是一位彌賽亞信徒,有個感動,就是開餐館,向猶太人傳福音。我認識她的時候,正逢她大張旗鼓,裝潢餐廳(一間點心茶坊)的時候。

請容我插句話,解釋彌賽亞信徒的意思。以基督教措辭來解釋,彌賽亞信徒就是猶太裔基督徒。猶太人信仰基督耶穌後,怎麼會稱自己是彌賽亞信徒?幹麼不隨俗稱自己是基督徒呢?要曉得,基督徒這三個字在許多猶太人心目中可是個「髒」字,因為在過去近一千多年歷史,猶太人慘遭基督徒的迫害,是一部血跡斑斑的歷史。許多猶太人對基督徒總是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當然啦!也有些猶太人是例外的。

要曉得,無論你在世界各地任何地方,向猶太人傳福音本就是一件難事,然而最難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地方,可能就是以色列,尤其是在對政治相當敏感的耶路撒冷更是不易。有一位朋友警告我,在耶路撒冷為彌賽亞信徒拍照前,要先徵求他們的同意。並且,有些人因著友誼樂意你為他拍照,但會要求你不可公開照片。這是有原因的。因為以色列政府對基督徒向來不怎麼歡迎,尤其是彌賽亞信徒。

曾有一位住在耶路撒冷的彌賽亞信徒告訴我,要是正統猶太人發現你的住處,他們可能會在你家附近貼大字報,要左鄰右舍和你保持距離,小孩子也不會和你家的孩子玩,你全家會被孤立──這絕對不是聳人聽聞。

以斯帖不是頭一次開餐廳。她告訴我上回她開店時,就遇見正統猶太人杯葛,到她的店門口發傳單,攻擊她信基督,要讓人信教,要大家不要上她的店用餐,抵制她。不過,這小故事有個有趣的結局。以斯帖看到他們杯葛、氣勢洶洶的態度,不但沒被嚇到,也沒生氣,反倒是笑嘻嘻地上前去向他們道謝,謝謝他們為她做免費的廣告,並且問他們要傳單,自願幫他們發送給來往的行人。那幾個猶太人也跟著笑了起來,就走了。隔天,沒再回來。附記一句,以斯帖上回餐館關店是因為那陣子以色列屢遭人肉炸彈襲擊,生意清淡,再加上國外原本奉獻的機構不了解內情,而停了資助,只好關門。

在耶路撒冷那段時間,我看見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基督徒或基督教團體頂多是暗地向猶太人傳福音,或是做福音預工而已;反觀彌賽亞信徒似乎比較有活力和熱心向自己的族群傳揚彌賽亞的好消息。然而,像以斯帖敢明目張膽開店在公共場合向猶太人傳福音的人,算是鳳毛麟角。

我離開以色列的前幾天,還被一、兩位義工嚴嚴警告,在機場出關時,不可提她們的名字,也不要提她們所屬機構的名字。順附一句,在以色列你絕對不可自稱宣教士,或去短宣,只能說自己是義工,否則只有被政府請走的份,並且永遠別想回來。也難怪她們那麼緊張,聽說我走的前一週,有在以色列服事很久的義工才被拒絕加簽。在以色列待的那一個月,每逢聽見基督徒義工要延簽的話題時,總是嗅得出當事人緊張的情緒。

我曾問以斯帖,你這回開餐館的資金從哪裡來。她回答,都是神透過人奉獻來的,因為銀行說她年紀太大,不肯貸款給她。她那不為世俗眼光而怯步,老當益壯,堅持照著聖靈給的感動行事的精神,令我感動。

她手頭真的很緊。那一天,我一起吃午飯。她告訴我約好朋友下午二點去買廚房水槽,不過她手頭沒錢,但她真的有感動聖靈要她當天找朋友去,她邀我一起同行,陪她去選貨。我應聲說好,只是心裡嘀咕著:沒錢,怎麼買東西?(她沒有信用卡。)

結果,下午一點三刻,她去拿信,居然收到一筆從挪威來的奉獻。她興奮地向我揚著手上的支票。接下來,她回到銀行旁邊正在裝潢的餐廳,幫她做木工的義工是學生,拿給她一個信封。她一打開,原來是學生義工的愛心奉獻。這兩筆錢的總數大概夠她付水槽的錢。她拿著這兩筆錢,心情激動不已。而我呢!分享著她經歷神的喜悅,自己的信心似乎也跟著加增不少。

以斯帖順服神,去做主所呼召的事。也許,你會想知道故事的結局,是否就像許多信心偉人的故事,大大得勝?的確是的,只不過,神對「勝利」的定義可能和我們的相當不同。

以斯帖的茶屋坊只開了一年左右,就關門大吉了。因為正當她生意蒸蒸日上、收支開始平衡時,正統猶太人發現她是基督徒,有傳福音之嫌,在電腦網路上大肆宣傳,要大家拒絕去她的店。一段時期入不敷出之後,她被迫關了店。

出乎人意料的是,就算她結束店務,賣掉所有設備,每一步都還清清楚楚看到上帝的祝福和恩典。不過,這些細節若是一一細說,可又是一個不算短的故事。這一年多的時間,我看著以斯帖走在上帝的心意中,茶坊開了,又關了,學到一個深刻的功課,就是不以近利來看永生。神往往看重過程,勝於人所以為的結果。

前天,做了一個夢。夢中,我看見神呼召他一些兒女離開原有的事奉崗位,進入全新的事奉領域。但是,有些人不肯,決定留下來,因為他們的心仍舊記掛著目前事奉的崗位,戀戀不肯放手。每一天,他們照樣敬拜神,以自己的恩賜服事神。然而,我看到他們的下場可悲。有人反倒開始擊殺自己的弟兄姐妹;並且敵人前來攻擊時,很多人死了,也有人擁有的能力恩賜高過敵人,但是最後的下場,也是英雄難抵群狼,在敵人圍攻下,死了。

思考這個夢,我領悟到上帝正召喚每一個子民站立在主所安置的崗位上,做基督精兵。有些人可能會領受異動的指令,放下手上一切,轉換工作事奉的跑道,就像麥克;也有些人可能被呼召重起爐灶,就像麥克和以斯帖一樣;也有些人被呼召執著於目前手上的事奉和工作。你的生命崗位在哪裡?

然而重點是,每一位上帝的子民都要做基督精兵,站在上帝所安置的崗位上忠心事奉。基督精兵絕對不會抱著「不同我,就是敵我」的心態,而是全然順服基督元帥的帶領,按照聖經的教導,定意活出愛神、愛人如己、愛失喪者的生命,結出聖靈的果子。精兵的成敗不是在乎成就的多少,而是在乎忠心做好上帝交付的工作。

還記得,以斯帖曾經向我分享她的生命秘訣。她說:「每天早晨起床,我都做一個禱告。求主幫助我今天能忠心。」這也成為我常為自己做的禱告。我想,「日日行事為人忠於上帝」該是最蒙上帝喜悅的生命特質吧!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父親的節制和鍛鍊
      「神的選民」──猶太教拉比高恩博士的自傳
      回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