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我視界》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葉問》裡的信仰意義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為什麼要因為一個「信仰」而堅持到讓人窒息?很多時候自己的信念不是可以適時因地、因時置移嗎?跟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也可挑他們愛聽的話來說,討好別人並不難。誰在意你的信仰影響你多少?誰又覺得人格跟賺錢與做人成功有直接關連?人的想法與價值觀很簡單,只要那個東西或物品對我有幫助,我就相信它,只要那個人對我有幫助,我就支持他。一切的好與壞,光憑實用便能知道結局。對學生而言,他們沒有工讀費就不想做事,覺得自己花很多時間做事卻得不到回報。既沒錢又對自己的畢業沒幫助,大家興趣缺缺。

我自己的信仰,能不能因為自己內心對信仰的熱誠而感動別人?我並不要名聲,也不要權位,在大教會裡面的位置也不是我有興趣的。我只想要把基督信仰裡面的感動與熱情讓別人知道。也許擁有信仰的人在世界上是孤獨的,既使信仰並非自己的專利,但自己的信仰所觸及的向度遠比其他同樣有信仰的人都要來的深且廣。也許這不是一件好事。葉問自己身上有不凡的武功,卻不願意在佛山開館比武。一直到小混混來到他家踢館,他才願意顯現自己的身手。他的信念是,功夫兼具儒家修身養性之品格,不是光拿來比拳頭欺負人。一直到日本人佔領了中國,葉問還是到處躲避,把自己當作與一般人一樣的平民,也跑去煤礦場打零工。他的家被日本人佔去當作總部使用,他也不吭一聲。最後葉問跟日本的一位上將比武,另一位少將說:「如果他輸了我就會開槍。」電影裡面刻意把日本人刻畫成一個只會用子彈解決問題的民族。

我應該要學習葉問的精神,我所擁有的一切並不是要用來證明自己比別人強,比別人厲害。而是神給我的禮物、恩賜,用來服事祂、服事人。既使自己將來有一身的武功,也不該拿來炫耀或揮霍。現在先問自己,我到底有幾兩重?我到底學會什麼,真正可說是我的專業?文學有嗎?神學有嗎?一個擁有不凡功夫卻沒有舞台的人,他也許會覺得孤單,覺得自己太強以致於找不到對手,可是一個基督徒有這樣的感覺,卻是一種試探,也是驕傲。

葉問從沒想過要用自己的武功來賺錢,也沒想過把自己所學得的武術變成商品販賣,同鄉友人勸他開武館把功夫流傳下來,但他總是不肯。葉問並不是基督徒,卻懂得「普通人」無法懂得一個道理,他活著的生命就會跟別人不一樣。除非我擁有葉問那樣可以以一擋十的功夫,要不然我也沒那本事宣稱武術是用來修養心性用的,因為沒人會相信我所講的話。但很不幸的,我剛剛好沒有葉問那樣的功夫,所以我再怎麼講大道理別人也不會接受。我佩服葉問可以在動盪的時代依然堅定自己的信仰,在日本人侵佔自己的房子之後還可以默默無聲躲在破瓦房繼續唯生,也不會想要用自己的武功去換取食物。這是一種高貴的品格,也不是每個人都做的到。

信仰,就像《聖經》裡面記載的一樣,每一個擁有它的人都對生命變的認真了。他們好像都不怕死,儘管兵臨城下,他們照樣生活。我自己可能因為騎車時前面一個人突然闖出來心裡面就犯難,何以再讓我面臨生命危險的時刻?《葉問》正是我重新思索自己信仰的好機會。

歡迎參觀蕭詣軒的部落格

【延伸閱讀】:
      神給的是機會,但走路的是自己!
      你我可「曾經活過」?--於魏德聖《海角七號》之後
      小心分靈體──魔法靈修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