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問問題,給答案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台北市5歲邱姓女童遭到喝醉酒的父親毆打,導致顱內出血,卻因沒有床位,無法在台北就醫,被轉移至台中治療,轉院過程4小時,失去了搶救的黃金時機。資源最豐富的台北,竟然無法就醫,引發社會各界震驚與關注,但根據衛生署公佈當晚台北市至少還有五十多張床位以上。

從緊急聯絡衛生局災難應變指揮中心(EOC)對話紀錄中,確實清楚得知,專業工作人員照著正常通報規則詢問,「有沒有腦神經外科加護病床?」被詢問的醫院也真的無腦神經外科加護病,於是回報「沒有病床」。當然整起醫療事件,是很多環節皆出了問題。但其中這段因著連繫造成失誤,值得我們從中探究與深思。

這有點像有個阿公接到一通電話,被通知自己的朋友生病住院,這時需要一支筆來記下醫院名稱與幾樓幾室,就急忙大喊旁邊的人,「誰有玉兔原子筆?」(玉兔原子筆是三十年前家家戶戶必備的廉價原子筆)。旁邊的孫子正忙著寫功課,不多想直接回覆阿公,「我沒有玉兔原子筆」。阿公當場只好強迫自己已記憶衰退的腦袋,勉強記資料,而錯誤連連。

但實際上,受傷的女童不一定非得要那種特殊的、數量不多的腦神經外科加護病床才能就醫,只要是一般外科、小兒科等加護病床都可以。就像阿公不一定非得要玉兔原子筆才能寫,孫子手上的鉛筆,書桌上、抽屜裡一堆的彩色筆、簽字筆、原子筆,都能用來記資料。問了一個正確但不好的問題,得到一個正確但不好的答案,造成受傷女童可能因此而死亡,造成阿公無法探訪到朋友。

在信仰裡面,也常常會遇到這種「問了一個正確但不好的問題,得到一個正確但不好的答案。」好比,有人不交代任何前因後果,劈頭就問牧長同工,「聖經說可以離婚嗎?」然後回答問題的牧長同工,並沒有花時間詢問提出此問題的人,為何會問這種問題,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而草率地給了一個非常粗糙的答案,「聖經說不可以離婚」。結果,可能造成女人小孩死亡這類家暴慘劇,才後悔不已。這就是另一種「問了一個正確但不好的問題,得到一個正確但不好的答案。」的錯誤。

關於問問題,網路與路邊一般的書刊上也常常可以看到一些非基督徒問:「全能的上帝是否能創造一個他舉不起來的石頭?」,背後的陷阱,就是要以此證明推論「基督信仰所謂全能的上帝根本不存在」。可是這個問題更糟糕,因為連問題本身都錯了,所導致的結果是輕率地否定了認識超越者的可能性。也好比,有非基督徒常問,「上帝是否能不存在?」類似。一些純潔如鴿子的基督徒面對這個答案,只能溫馴地回答「上帝不能不存在」。而對方就捉住這個語病,來譏笑「這樣就等同於你的上帝根本不全能。」這亦是用詭詐的問題,來設計出一個爛答案讓作答者掉入陷阱。

不問事物的本質,隨便望文生義懷著偏見問問題,當然不可能獲得有意義的答案。故意用邏輯上的歪理來詭辯,當然無法找到上帝,然而贏了與基督徒的口舌之爭,實際上吃虧的反倒是自己,因為無法得見真理。至於,在職場與研究領域上,皆強調「問對問題,才能找到答案。」、「問對問題,研究就做了一半」從這起邱姓女童轉診事件,我們學習到,不僅要問正確的問題,更進一步尚且需要學習如何問一個不但正確而且是好的問題,才能避免類似的悲劇發生。

本文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 http://ct.org.tw

【延伸閱讀】:
      〈走出憂鬱、迎向陽光〉
      藝人也得做政治功課
      珍貴蝠魟大賤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