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基督徒面對同志議題的第三個選擇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開始討論之前

同志議題是非常敏感的議題,在開始探討前,我必須說明幾點:

1. 我不是同志(LGBT男同、女同、雙性、變性),但有很多同志的朋友。我個人不喜歡公開談論這個議題,因不管站在什麼立場,總是很容易有人在討論過程中受傷,這是會令我非常難過的。而且對同志朋友們來說,這是切身相關的重大議題,我身為局外人卻在外評論這個議題,讓我覺得很不配。但另一方面,身為傳道人我常常被詢問這方面的意見,許多基督徒和基督徒同志也都不斷在上帝面前思考和尋找答案,因此我不得不學習盡我所能來探討這個辛苦的議題,願恩典與真理的上帝的引導整個討論,保護每一個人,也安慰醫治受傷的人。

2. 對於我所認識的同志朋友們:謝謝你們願意接納我成為你們的朋友,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最害怕也最不希望的就是傷害到你們。其實你們不一定要在意我的想法或意見,但如果你們想看下去,無論如何我可以保證,這不會影響我和你們的關係。若我有不小心讓你們受傷或難過的地方,我感到萬分抱歉,也請你們饒恕接納我只是一個軟弱且常犯錯的人。我會繼續學習,也願上帝的愛與恩典不斷與我們同在。

3. 本文並不是希望去影響一個政策,而是希望能和基督徒一起反省我們面對同志議題的選擇,因此本文是從基督信仰的觀點出發來寫給基督徒看的,不是要評論別人,而是為了調整自己。

基督徒面對同志議題的兩個選擇與困境

同志議題在台灣社會一直是有爭議的議題,老一輩的人有根深蒂固的想法,但年輕一代則完全相反。去年開始同志議題在基督徒圈中討論得非常熱烈,伴侶盟推動的伴侶三法,其中婚姻平權(同性婚姻)的修訂草案通過了一讀。雖然婚姻平權的草案並不包括伴侶制度或性解放,但教會界仍非常緊張,於是許多教會和基督徒成立了護家盟,並以遊行來表達一夫一妻家庭的訴求。遊行之後法案似乎暫時沉寂下來,但有些基督徒同志非常受傷而離開原來的教會。

在爭辯的過程中,基督徒或傳道人似乎就是要選邊站:一邊是堅持聖經真理反對同性性行為,不過卻被另一邊視為歧視壓迫同志;另一邊則是和受壓迫的人站在一起,卻被視為放棄聖經和放棄性道德。兩邊都很痛苦:因為稍一發表意見,立刻就會被貼上許多標籤,並且批評、謾罵或嘲笑就接踵而至。基督徒似乎就是兩個選擇:要不是「恐同」就是「放棄聖經與性道德」。這兩種標籤都非常沉重,也讓人非常痛苦。

爭辯的過程另一個結果則是社會對教會更加的不解和反感,特別是年輕一代。在那段辯論到最火熱的時間,許多學生團契都經歷到傳福音更加的困難。教會在媒體中給人的印象也成為守舊、僵化、不容忍、恐同、歧視等。基督徒之間的攻擊或對立則更讓人混淆:基督徒的立場是什麼?因此對於台灣教會來說,同志議題的爭議不只是帶來聖經真理、教會合一的問題,更會帶來宣教的問題。

但基督徒是否只有這兩個選擇?其實不應該是這樣。在社會中對立的兩個陣營常常會用盡方法攻擊、挑釁、嘲笑、妖魔化另一方,但基督徒不應該像這樣,聖經提醒我們「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羅12:2 和合本修訂版)基督徒應該有更合上帝心意的方式來探討和面對這個問題。

其實我認識的許多基督徒裡面,很多雖然反對同性性行為,卻是認真陪伴同志,和同志互相接納為好朋友。也有很多雖然支持同性結婚,卻是願意順服上帝和聖經並且強力支持性道德。這讓我感受到,基督徒不應該只有兩個選擇然後互貼標籤,我們應該來思考一條新的路:一條忠於上帝與聖經、和受壓迫的人站在一起、用愛對待和自己觀點不同的弟兄姊妹、甚至能對世界見證福音的新路徑。

從教會的政治參與中反省

這個議題已經有點政治化,因此我們從教會過去對政治的參與及分析來反省。對於教會和政治的關係,我們或許支持加爾文的看法,認為應該直接投入,努力在政治和社會中遵行上帝的旨意;或許支持重洗派的看法,認為應該保持政教分離的界線,卻用基督徒群體的見證來提醒照亮政治與社會。但不管是站在哪個立場,都應該是教會影響政治與社會,而非政治與社會影響教會。

但很可惜的,實際情形有時是反過來的。當一個教會因為追求上帝的公義與慈愛而支持一個政黨或政治議題時,教會常常被認定就是屬於那一派,並且深受那一派的影響。當教會被認定為某一派的時候,就會影響對另一派的宣教,另一派的基督徒在聚會中都可能覺得坐立難安,更何況是福音朋友。而當教會也深深受到某一派所影響時,就可能造成基督徒盲目支持那一派的意識形態,甚至將另一派的人視為敵人。

Hunter(註)詳細分析了美國基督徒右派、基督徒左派及新重洗派對美國的政治參與 ,認為美國教會常為了影響社會而將許多議題政治化,採用政治手段企圖影響政策。但他認為這樣的嘗試是失敗的,而這種改變的方式正是失敗的原因:政策推行不管成功或失敗,似乎反而把社會推得離教會更遠。

因此教會參與政治或支持政黨應該要非常小心,每件事情都應該在耶穌基督裡來重新思考。簡單來說:基督徒應該發展一個「基督徒的方式」來影響政治與社會。

基督徒面對同志議題的第三個選擇

對於同志議題來說,基督徒也應該採用不同於世俗的方式來面對。其實現在很多基督徒也是用這種方式在面對,讓我們繼續一起學習:

1. 我們必須忠於上帝及上帝的話:談到基督徒的第三個選擇時,並不是認為要在神學上妥協,或採取折衷立場。世界的流行理論不斷在改變,但我們知道上帝和祂的真理是不改變的。當我們全心在上帝面前尋求祂的話以後,我們必須跟隨耶穌的腳步,甚至為此受苦。但忠於上帝及上帝的話也表示我們自己並不是上帝,也不是最終的審判者。因此我們也必須學習謙卑來聆聽另一方基督徒的聲音,並且和他們一起尋求。

2. 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的罪:不管同志議題的神學結論是什麼,我們每一位基督徒都是罪人,並且教會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中,有意無意間都造成了許多同志或不同立場的基督徒很深的傷害。雖然這些傷害不見得是我們個人造成的,但我們整個基督徒群體仍然對同志和彼此有所虧欠。為此我們必須真誠道歉,並且尋求饒恕與和解。期盼上帝的安慰和醫治帶領我們走一條新的道路。

3. 對於支持或反對一項政策:我們仍然應該秉持上帝的公義與憐憫來支持或反對一項政策,但我們必須不斷地在上帝面前審視反省這個政策,甚至包括和政策相關活動及運作。我們不應該盲目地完全接受所有和我們同派的團體所提出的其他政策或活動,也不應該盲目地相信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對立方的其他政策或質疑也不應該是全盤否定,而是要認真在主面前尋求。而且即使一個政策是對的,若是用錯誤的方法例如抹黑來支持這個政策,也是我們應該譴責的。我們必須反省我們自己,也從對立方學習。

4. 我們必須將對立方視為鄰舍而非敵人:討論爭議的議題時,人們常用嘲笑、詛咒、醜化、謾罵等方式,但基督徒應該用謙卑、愛與同理心來討論。不管我們站在什麼立場,耶穌基督愛每一個人。和我們對立的人,不管他們是不是「當權壓迫的既得利益者」或「妥協放棄聖經者」,都是我們所愛的鄰舍,而不是我們的敵人。即使我們真的把他們視為敵人,耶穌教導我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迫害你們的禱告。」(太5:44)這不是要妥協我們的立場,但我們可以用新的方式來表達與堅持我們的立場,並為主作見證。

5. 我們必須傾聽同志的聲音並和他們站在一起:如果我們根本不傾聽同志的聲音,我們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他們的感受,也不可能認識他們,更不用說要對他們傳福音。耶穌總是歡迎受壓迫的人、被邊緣化人和充滿罪惡的人,因此教會應該永遠歡迎同志。不管是在教會裡面或外面,基督徒應該學習成為同志的傾聽者和好朋友。同志們所面對的難題,雖然基督徒因神學立場的不同會有不同的回應,但都應該是用真誠的愛心來陪伴同志朋友。

我深深期待台灣的基督徒能一起來學習,如何在未來用上帝喜悅的方式來探討同志議題。因為我們的見證不僅在於我們的立場,也在於我們如何去表達與討論我們的立場。懇求上帝引導帶領我們走在祂的心意裡面,也走在祂的愛裡。

註:James D. Hunter, To Change the World: the Irony, Tragedy and Possibility of Christianity in Late Modern Worl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167-168.

【延伸閱讀】:
      希伯來密集班結訓心得-我要做個好麵包師傅
      以希伯來根源研究新約聖經
      基沙花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