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愛小說》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阿奇的禱告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校門口擠滿了安親班的校車和要來接孩子回家的家長。鬧烘烘的場面在炎炎的夏日的正午,將人的心也曬的浮動起來。

「這時候如果能來一瓶冰冰涼涼的可樂,那不知道該有多好。」我心裡想著。

「阿奇!」遠遠的,我就看見那瘸著一條腿的父親,踏著不太穩的步伐,滿頭汗水的向我走來。升上高年級後,每個禮拜四的下午因為學校沒有上課,所以父親總會來接我回去,然後我再與父親一同出去做生意。與其說是生意,其實也就是到車水馬龍的路上賣一串十元的玉蘭花。

父親原本是汽車保養場的修車師傅,但是因為三年前的一場意外,車禍讓父親瘸了一條腿,也賠上一份工作。而語言不太通的越南媽媽,只能偶爾看看鄰居有沒有家庭手工可做,幫忙貼補家用。所以陪著父親去賣玉蘭花,至少多一個人賺錢,我的學費和午餐費也多少有點著落。

「阿奇,來!這一罐舒跑互你」從檳榔攤阿姨的手上接過這一瓶冰冰涼涼的飲料,心裡實在高興極了,在熱氣蒸騰的馬路上站了兩三個鐘頭,這瓶飲料真像及時雨,實在是太棒了。

「按怎,今天生意好不好?」

「普通啦!」阿爸大口大口的將冰涼的飲料灌下,「唉,賣二十幾串,擱無夠阮那個小漢的看醫生,等一下回去,又要讓阮老婆那邊念了。」

「不要緊,慢慢來啊來啦,再過幾年,阿奇大漢了,就可以鬥相剛賺錢了。」檳榔攤的阿姨很想安慰父親,只是每次都講相同的話,或許在父親的心裡,在苦笑吧,現在的日子都過不下去了,還想到以後。

看著父親被汗水浸濕的背後,我真期望我快快長大,助父親一臂之力,那他就不用再受母親的數落,也不需要再頂著大太陽,在危險的馬路上,來回穿梭賣玉蘭花。只是,想到後天又要交午餐費了,我的凌雲壯志全部都消失不見,我要如何跟父親開口啊?

在我的家裡,最常見的畫面就是媽媽用著那不太標準的國語夾雜越南話,和爸爸吵架。媽媽總是抱怨爸爸賺的錢不夠生活,她總是說:「我的越南同鄉嫁到台灣,每一個人都過得很好,只有我最命苦。」也難怪媽媽會這樣說,在我們的村子裡,有很多的越南新娘,但是像我媽媽這樣命苦的,真的不多,所以她會去比較。不過阿嬤常說:「媽媽沒有跑掉已經很不錯了。」說來,媽媽也真的是很辛苦。

這一天,當我家又開始上演老戲碼時,爸爸媽媽氣到臉色發青這時,家中忽然來了一位客人,原來是教會的牧師。爸爸一看是牧師來了,臉上的表情馬上柔和下來,而媽媽則是躲進房間裡面。

「平安!阿茂兄,真歹勢,沒先通知就來拜訪,真歹勢,不知有the忙嗎?」
「沒啦!無什麼代誌,牧師,請坐啦!」
「好好,多謝,啊,阿奇的阿嬤不在ㄛ?」
「去隔壁甲人開槓啦。」

牧師每個月都會來我家一次,跟我父親或阿嬤聊聊天,然後為我們家禱告;每次禱告完,總是看到阿嬤臉上滿是淚水,不知道是牧師的禱告太令人感動,還是怎樣,至少,每次牧師禱告完,阿嬤和阿爸的心情就好像好很多。

說來奇怪,我也不知道我家是何時信耶穌的,至少在我有記憶以來,每個禮拜阿嬤都會帶我上教堂去主日學,當然我是很喜歡去,因為有點心可以吃。不過,阿爸雖然說他是基督徒,但是他卻不去教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媽媽的影響說:「你們信什麼耶穌,都沒用,有錢最好。」還是因為他自卑,不過,阿爸自己不去,卻要求我教會的活動都要參加。

至於我,雖然很喜歡聽主日學老師講聖經的故事,但是或許受到媽媽的影響,認為耶穌無法解決我家的問題,所以對耶穌也就半信半疑。而每一次牧師來我家為我們禱告,我也覺得:「唉…上帝真的會給我們祝福嗎?」

每個月到了要交午餐費的日子,我就很煩惱,不知道該怎樣跟阿爸要錢,而沒有拿錢去學校繳費,老師的臉色鐵定又很難看。尤其是這一次,接連好幾天的大雨,阿爸無法出去工作,沒有收入,家裡連吃飯都成問題了,何況是我的午餐費呢。正在煩惱之際,想起了主日學老師常說的「要將你們的煩惱、問題都跟天父爸爸說,祂會幫助我們。」好吧,既然我不敢跟地上的阿爸講,那我就試試看跟天上的阿爸講好了。於是,我第一次獨自跟上帝禱告。

不曉得是不是天上的阿爸聽了我的禱告,就在禱告的隔天,牧師來我家跟我阿爸說:「教會有一位姊妹阿娥姊要奉獻阿奇每一個月的午餐費,請阿爸和我不要擔心。」這是真的嗎?是奇蹟嗎?我不知道,阿嬤說:「這是上帝的恩典,愛感謝上帝。」無論如何,天上的阿爸還真不賴。既然這樣,我班上也有好幾位同學和我一樣常常午餐費交不出來,那我也來替他們禱告,或許他們也能有一頓飯可以吃,天父爸爸,請你再聽我的禱告吧!

【延伸閱讀】:
福音歌仔戲:新戲《逃城》緊急代禱
抓住祝福的源頭
耶誕之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