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在最深的井底》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春光,再會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常常忘記你已多年邁,因為你在我們面前總是鬥士。
倘若不是鬥士,至少也是才子。
我想有時我是故意遺忘,如此時間倒數的滴答聲才不會如裂隙般時時刺入心坎。

你是否曾經想過人生若重來,若無病,甚或再晚生幾年,
自己將成為何等大展身手智慧的英才?
有時我都會這樣想。

又風又雨冷到幾乎沒有人願意出門的那天,
電話簡訊都讓人待不住,決心直往林口衝。

急診室裡一整排,你的孩子們。老面孔、新面孔。
How說大家都來了。
畢業了、工作了,身上帶著樂生的印記走進各地,
吵架的分裂的也不是沒有,但就像聽見搖鈴回家的羊群,
一喊就紛紛四面八方的,回來。
以你們為圓心。
然後依然有條不紊,
有條不紊的分配、輪值,找資源。

那瞬間我像被拔回了那年的那個夜裡,
那有條不紊,依然讓人如斯心痛。

我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看到你的那瞬間彷彿心碎。
夠了,可以了,別再讓苦痛糾纏著你。
縱然我們多麼不捨,再自私也知道,應該要放手。

要離開前終於下定決心,想說出口,知道你想聽到的,必須要說。
「阿北我們要先走了喔,好好休息,明天大家就帶你回樂生齁!」
果然你的眼睛瞬間張開放亮,用力的點頭,再點頭。

告訴慕情時她氣而難過的瞪我,我明白因為那牽扯了太多的情感與情緒。
於你何嘗不是。於你必然更是。
但那是家,認定是家的地方,又能怎麼抹去呢,
那雖殘破而殘酷的「家」,卻依然是你們的春天。

於是聽到你平安回到樂生加護的那天,我的心就安定了。
安定的,等著這一刻。向你說再見。

如此雨雪霏霏的冬令,春天終於近在面前,
萬花將開遍你的袖底,從此,你不必再等待春光。

【延伸閱讀】:
      親愛的,如何面對情緒困擾?
      如你所願
      標竿人生,如何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