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針孔照相機》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蔗民源流考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什麼是「蔗民」呢?看圖識字、望文生義,「蔗」字「草花頭」,蔗民就是草根階層或具有草根氣息的庶民,比庶民還要次一等。不過,庶民的渣滓一般稱為「人渣」,而蔗民的渣滓,則是「蔗渣」,卻比人渣高一級。孔子說:「唯上智與下愚不移。」

蔗民就是那群左搖右擺,成不了大事,犯不了大錯,平平凡凡的小人物。雖有學識,但會認錯字、讀錯音,把「荼毒」唸成「茶毒」,又把「沙茶」寫成「沙荼」的人;至於蔗民的理解力、批判力、創造力,大都有心無力。

在現時充滿批判精神的教會生態中,蔗民由於「蔗」「庶」不分,沒有什麼發言權,主要充當被批判的角色,可謂任重道遠。各式指責包括沒有信心、不夠委身、不夠卓越、消費主義、享樂主義、缺乏靈恩經驗;不支持民主派、不支持環保、不反對地產霸權、不參與社會改革;缺乏獨立思考能力、不明瞭結構性罪惡、不懂得原文釋經、不懂得後現代主義……。要而言之,基要派嫌其不夠基要,自由派嫌其不夠自由,靈恩派嫌其不夠靈恩,福音派嫌其不夠福音;不誇張說,就是不夠格當基督徒。

無疑,很多基督徒不長進,但每當想到上帝「願意萬人得救」(提前二4),又勉勵我們「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腓二3),我就隱隱然為著各種充滿精英意識、以己之長度人之短的標準,感到不安。由於平庸平凡者總是佔人口的絕大部分,所以精英們永遠不乏批評的對象。

我的想法是,先知以利亞固然神勇無敵,成了那個時代最耀眼的明星,但以他為標準來要求其他以色列人以至今天的信徒,又是否公允?是的,我們不應成為心持兩意的眾民(王上十八21),但當時仍有七千位名不見經傳的以色列人,是上帝為自己所留下,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十九18)。比起以利亞,他們顯得不濟、窩囊,卻仍為上帝所悅納。

以利亞是萬人景仰的英雄,但對我來說,那七千人才是我所認同以及牧養的對象。所以我要為他們、也為自己寫神學,思考信仰對於平凡平庸者的意義,我們又該如何安身立命,實踐信仰;甚至倒過來,看看蔗民信徒能如何幫助精英信徒。這不是自義、自誇,而是聖經提醒我們:「全身都靠他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弗四16)既要承認我們需要別人,也要認信別人也需要我們。

●歡迎參觀《哈啦讀書心得》哈屁股與阿祥的部落格

about 【出版人的針孔照相機】專欄主要寫手:應仁祥

【延伸閱讀】:
      在難為情的人生珍惜生命的有情
      為了忘卻的記憶—解讀王家衛影片《2046》
      平凡中的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