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與社會的對話》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摘下帽子的勇氣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前幾週我在一場志工培力聚會中分享了幾十年前由黃春明小說改編的電影《兒子的大玩偶》中的第二個小故事「小琪的那頂帽子」。

這個小故事是敘說台灣早期經濟起步階段,一位年輕人武雄希望推銷日本壓力鍋開展自己的事業,在小鎮推銷產品時遇到純真可愛的美少女小琪。與小琪相處一段時間後,他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小琪頭上總緊扣著一頂小學女生的帽子?有一天,他終於鼓起勇氣掀開小琪的帽子,他發現原來小琪頭頂有一大塊皮膚病導致毛髮掉落的禿處;在此同時,導演也將鏡頭穿插著武雄同事建發在鎮上示範使用壓力鍋不當導致大爆炸的慘狀畫面,這個小故事結束了……

在分享這部老電影時,我和志工們聊到「摘下帽子的勇氣」。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擔心不被社會接納,甚至可能遭受歧視、嘲笑的特質,所以我們會亟欲戴上一頂帽子快速遮蓋這個「缺點」,好讓身旁的人只看到我們的美好。

也是這種亟欲掩蓋缺點的動機,導致大家心中總是不斷產製、累積自我責難和擔心被揭穿的複雜情緒而無處抒發,畢竟誰願意在別人面前「摘下帽子」呢?當我們看到別人總是光鮮亮麗,毫無缺點時,就更擔心自己可能被識破,大庭廣眾下只有自己「脫帽子」的難堪,讓每個人更戒慎恐懼地「壓緊帽子」。

學生喜歡問我:「壓緊帽子的日子真的好累!有沒有辦法脫下來?」我說:「這個真的很難!得讓人與人彼此有信任,願意一起承認帽子下的不完美;甚至認清『不完美』只是『差異』罷了。但要期待別人先脫帽很難,不如自己先做吧!我總相信當我脫下帽子的時,一定會讓對方覺得脫帽子沒那麼恐怖」。

學生又問:「萬一當我脫下帽子時發現全場只有我脫帽,不是很可怕嗎?另外,我也怕別人看到我的缺點之後會更加攻擊我的弱點,我就更容易受傷了!」我說:「我相信如果是朋友的,就不會想攻擊你,你們的關係反到會增進;那些攻擊你的人,自己正被帽子壓得喘不過氣,他們才是『不自由』的人。脫帽子是個大風險,得有勇氣,我很高興自己有勇氣追求自己認為值得的生活。自由和勇氣總是在『風險』中展現,不是嗎?」

◎ about 徐敏雄

【延伸閱讀】:
      階級暴力下失序的人性─《邪惡》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珍愛人生》學習愛惜自己
      化身千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