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思想的蘆葦》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菜市仔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混亂的三月,是去年,杜鵑花開,我得了一天的憂鬱,促使我進入菜市場。

我觀念中的傳統菜市場:是遍地違章建築、狹窄滿是污水的走道、高分貝呼喊的菜販、雞鴨魚肉菜的臭腥味,以及,三姑六婆們。而那天,我進入了菜市仔,發現,萬年不變的現象,仍是不變。

豆腐西施年復一年堅守她的一坪大木桌,先生偶而來幫忙,見她三頭六臂似地,眼到口到手到心更是到了。進貨注重貨色,豆製品小菜類,貨品種類不時有變化,她很專業也很敬業。魚販大哥也不遑多讓,客人到了面前,問安沒少,還介紹今天魚貨的特色,太太週末都來幫忙,夫妻同心,一個魚攤販也經營的有聲有色。屋簷下有個賣當歸麵線的壯年媽媽,手足胼胝煮了二十多年的麵,只見其顏色日衰,不見其心灰意冷。氣質可媲美新聞女主播的女兒,假日來幫忙洗碗筷,有空時還逗逗吃麵的小小朋友;麵攤生意極好,但也沒見他們改變什麼。他們,都是為了美好的明日打拼。

我是得了憂鬱:我去菜市場,是因不知要去哪裡。我去菜市場,是因想看看世界改變了沒有。從前在市場中,總是以嫌惡的想法,藐視週遭;想吐、蹙眉、撇嘴,總想讓其他人了解他們的低品質生活。但那天,不知從何來的悲天憫人心情,看著那些賣菜婦人,看著那些買菜阿婆,眼中直想流淚。這就是我生活的土地,在我身旁的百姓;再是愚蠢的統治者、再是混亂的世局、再是未知的明日,他們仍然要過今天的生活,他們仍然努力的生活,他們就是這社會的基層百姓。然而,那天看來,他們的前途是何等黯淡。

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多年前曾訪問台灣。有位口譯小姐與她閒聊時告訴她,柴契爾夫人的名字依台語發音意思就是「菜市仔夫人」,這位首相聽了覺得非常有意思。當年英國與阿根廷的福克蘭戰役,這位菜市仔夫人的兒子也上了戰場。有一天,首相夫人在國會報告,屬下傳來他兒子受傷的消息,這位有「鐵娘子」之稱的媽媽,當場落淚。1950年代,中國國家主席毛澤東將兒子送到韓國戰場,在美國的優良武器下,毛岸英戰死沙場,這位有「中國的紅太陽」之稱的父親當下感到不得以的悲傷。這廂是為了大英帝國的傳統榮耀,那廂是為了幫助朋友抵抗美利堅帝國,都是為了理想及信念而犧牲自己的兒子;在台灣菜市場中的父母親,有什麼理想嗎?他們會將家中的「好男兒」送上戰場嗎?他們知道所選擇的統治者是要他們付上生命的代價嗎?而在台灣只見有「理想」的頂級政客送兒女到「第一世界」。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如今時空變遷,物換星移。不變的,是傳統的菜市仔和混亂的社會。淡淡的三月天………掛心仍有,憂慮不再。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延伸閱讀】:
      走出情緒化
      投射一個天堂的魅影
      給憂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