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多久沒看看自己所愛的人?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母親去世數年,父親經常開著他的小車,載著新伴侶阿姨到我家來坐坐。

有次聊天時,不經意中察覺父親的臉歪向一邊。腦中想起大學學姊也曾如此,好像是顏面神經受損或是中風之類。很怕當面向父親說了這事,他會感到難過,但又怕不說,會拖過黃金治療期,掙扎許久,還是鼓起勇氣提醒他。

父親摸摸臉說,「有嗎?」每天跟他在一起的阿姨,竟然也沒發現!我想讓氣氛輕鬆些,故意揶揄說:「你們倆怎麼沒有每天情話綿綿、互相對看阿?」

阿姨指著我爸說,「他每天都只會看電視」。

我那小五兒子聽了之後還傻不愣登地說:「對阿!看電視時,不能對看,會被擋到。」

那時我突然發現,大多數人沒有「看人」這個習慣。就像我老公,他幾乎都不太看我,從交往到婚後都如此。我想哪天我長了個什麼瘤在臉上,他大概也不知道。當然好處是我完全不用化妝或保養,儀容打理費趨近於零。

然而,我卻很喜歡跟人聊天時,定睛注目細細地看著我所關心的人,不管是老公、小孩、爸媽、學生、朋友、同事。所以他們只要身體外觀(沒被衣服遮住的地方)有怎樣的變化,通常很快會被我發現。我尤其喜歡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仔細看看他們。除了聆聽之外,再加上仔細看,多一道視覺上的關心。不禁憶起兒時,常不懂外婆為何喜歡坐在一旁看我跟弟弟吃飯。如今的我雖然還沒到老人家的年齡,卻懂了她當時的滿足。

我也喜歡睡覺的時候看身旁的老公。拋下一天腦中翻騰的思緒、定睛注視著所愛的人,真實地感受到此時此刻夫妻間親密的情感互動。但,如果被發現黑暗中我張著兩顆大眼睛盯著他瞧,老公就會把被子拉上蒙住整個頭,很沒趣的說(他說是害羞):「你不累阿,趕快睡覺啦。」硬生生無情地打斷我對他視覺的禮讚。

不過,當我驕傲自己比老公多了這種愛的方式,又心虛地發現其實自己很忙的時候,也不太「看」人。我生活中有閒暇餘裕「看」人,通常是我整個人處在一種身心靈平衡的狀態,大概是那週工作量不會多到令我連續好幾天沒時間煮晚餐。

因此,老公不看我,不是他不愛我,實在是他太忙了;我那兩個小孩不看我,也是他們太累了。現在的小學教育,因為專家們都覺得各自的專業領域很重要,便爭相將很多東西教給小孩。光是國語課程,除了課編教材外,繪本上百本、唐詩三百首要背150首,成語認識要超過100句。英語、鄉土語言、自然、社會、電腦、藝術,也都各有延伸閱讀。此外,還有一人一樂器、一人一運動(桌球、乒乓、游泳)、一人一才藝等等。小孩的童年時光,被各樣知識填塞得滿、滿、滿,當然沒有時間看我阿!

有心理學家發出警告:「現在的學校教育,過分功利取向,獨重知識、才藝的教學,忽略兒童情意的發展,以致他們在無情與失意的童年生活中,喪失了求知、關懷的動力。」

人與人的情意,無法透過一堆知識來達成,而是需要彼此有自覺,刻意保留一方時間,在沒有壓力情況下,情感在其中暖暖流動。如果學校教育沒有辦法給孩子情意的發展,我們有責任在家裡挪出一段時間給親子,彼此聆聽、互相觀察。當然,夫妻之間更是。忙碌工作之餘,我們更需要為伴侶保留關愛對方的能力。你,有多久沒好好看看自己所愛的人呢?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延伸閱讀】:
      竹蜻蜓媽媽
      婚姻就像葡萄酒,越陳越香
      犀利人妻 vs. 犀利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