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神碩的最後一役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再來一次。」台上有氧舞蹈老師領著舞,下面的學員們汗流浹背跟著伸手、抬腿,大幅度的擺動肢體。半年多前,我重拾跳舞運動。神碩三年內的運動次數少到寥寥可數,整個人像個放在倉庫久未上油的機器人,四肢關節竟清楚傳出卡拉卡拉響的聲音。

那時,我的論文計畫書(也就是論文的第一章和第二章)已經寫得差不多,準備申請論文計畫書口試。若通過三位口試委員認可,接著就可以火力全開朝向整本論文完成。但我每天上圖書館寫論文,屁股一坐下去展開研究,就是以兩三個小時為單位。不僅肩頸痠痛、膀胱炎屢屢發作,膝蓋也出問題。膝蓋發炎積的水若抽出來,估計可以養金魚。久坐似乎亦令我罹患肌少症。膝蓋一直發痛,很可能是久不運動造成肌肉流失導致關節慢性發炎。於是趕緊乖乖回去跳舞運動。

書桌前面的牆壁上貼著許多新約學者的照片,見證著程度太差的我如何一路倚靠上帝賜下智慧。浩瀚的書海裡,充斥各樣學者觀點。原本在我看來幾乎都一樣。因為我壓根不懂這些論點會帶出不一樣的神學推論,我的眼睛似乎有層帕子遮擋,看不見這些論點的重要性。但,上帝賜下理解力,慢慢地,我已進步到可以分辨出其間的差異。

可是我還有個重大缺點,那就是記名字的能力非常弱。以前當大學輔導常靠請學生個別約談吃飯兩個小時,傾聽學生們訴說他們的故事,佐以美食滋養腦細胞,我才能記得住。而一個又一個學者的名字,沒有他們的長相,我也不可能靠請吃飯這招。上帝又賜下靈感,我上網google學者,把他們的臉通通印出來。別人是製作希臘文、希伯來文單字卡記憶背誦,而我是製作神學學者名人卡貼在牆上、放在背包裡隨時翻閱。

另外,我的吸收力不強。當我覺得搞懂了學者論點,卻很快就忘記。正愁無計可施,有天瞥見智慧型手機裡有錄音功能,突然福至心靈,就自己講解這段給自己聽,予以錄下。等到累了的時候閉目養神,就反覆聆聽剛剛的心得。最後終於可以把學者和他的理論連起來,不會張冠李戴認錯人。

我毛很少,毛病卻很多,程度差、記憶力不夠、吸收力不強。可是上帝偏偏揀選我種資質的人去讀神碩、去執行網路聖經工具的計畫。可能這樣更能彰顯祂的大能。上帝要行的神蹟還不只如此,我甚至經歷到「神奇的時間」恩典。小時候就幻想希望有個時光停止機器,沒想到就發生在我身上!colloquium學術報告會從沒聽過改期,但輪到我報告那次,主持會議的老師有事得順延兩周,而那正是雜亂不堪的報告轉為有條不紊所需要的時間。申請論文計畫書審查,截止日期原本是月初,我絕對來不及趕上,沒想到學校不知甚麼原因延至月底,又多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兩次都是驚險萬狀的滑壘成功,差點就被out封殺出局。

那時的我,完全沒有預期會有這些特殊恩典,每天就是去圖書館埋頭苦幹。資料讀不懂、讀到頭痛、讀到注意力無法集中,就拿出週曆手冊上寫些鞭策、勉勵自己的句子。「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無論感覺對不對,身體狀況好不好,都要努力前進。」「交不出完整的論文給指導教授,至少也要交出論文的屍體」。死盯著日期,不放棄萬分之一的機會。

好幾次家中有些突發狀況,令我想到自己有那麼多缺陷(程度差、記憶力不夠、吸收力不強、身體不好),灰心喪志想放棄之際,上帝就差派天使們來給我加油打氣,令我復活,「我不想錯過,我真的不想錯過。」我對自己說,「如果這一次,因為OOO而放棄,那麼下一次會不會又因為生病或者別的原因而放棄呢?」

終於明白這整個訓練過程,不只是腦力的訓練,也包括性格的鍛鍊,以及大幅拓展我對上帝的信心。不要看自己,只要定睛注目上帝。論文申請截止日期是9月1日,我提早一個月拿著論文初稿去見指導教授。那天下午,從三點到晚上七點多,他帶領著我花了四個小時檢討完論文,兩個人都飢腸轆轆,但他露出笑容對我說他很滿意。漫長艱難的神碩路,終於走到最後一役,我就要去論文口試、闖關下山。


圖片提供/123RF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延伸閱讀】:
      愛心、信心與問責
      回歸赤子心
      盛裝蒞臨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