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愛的抉擇點》寧捨自由(五)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看了看阿嬤,我的眼睛迅速地掃過淑媛、颱風老公公、媽媽、阿嬤,最後 停在媽媽身上,很久、很久。阿嬤終於說話了,她說:

  「醫生說,真危險!愛隨安排住院。乖孫,天公疼好人!人在做、天在看 ,你會沒代誌ㄟ啦!」

  安排!其實,生命中有許多事都不在人的安排中的,卻是真實的在上帝的 手裡。我的腦瘤,在安排住院的日子之前提早出問題──第三天夜裡腦瘤壓迫 血管、腦出血、半身癱瘓,緊急住院,病房連等都不用等。腦壓太高,人是住 了院,醫生不敢動刀,過了兩天,醫生讓爸媽簽下切結書,隔天開刀,媽說:

  「一定要開,不開一定死!」

  那是甚麼樣的心情,直到我也做了人的媽時才稍稍能夠體會。那真是比叫 自己去死還難堪啊!媽媽的淚,全吞下肚去了,含著憂鬱的笑容,陪著我,而 且,她不認識上帝!

  那時,我的心,異常平靜,我的靈,簡單順服。現在回憶當時,我只能說 ,感謝神!我知道那股平靜的能力,是祂的恩賜!

  像交代遺言般的錄音,留下自己對教會牧師、會友的思念和祝福,並一個 個的感謝!落髮後的照相,心中想著,如果能活下來,這會是一個活的見證, 我要活著看到這一幕。神啊!我的神!我要活著!

  隔天一早,六點多吧,護士走進來說:

  「血荒,血庫缺 O 型血,妳有沒有親友友捐血卡,可以……〈記憶中她 好像是說優先取用血庫的血〉」媽媽、淑媛哭了!因為,她們真的崩潰了, 而我卻異常鎮定,說:「謝謝妳!我會想想看!」其實,我的鎮定來自於全 教會二十四小時的禁食禱告,他們用禱告的手向神支取力量撐著我!

  「媽,我想到了!」

  躺在床上的我,腦子像在放電影似地記起了前一陣子和隋哥閒聊時的一 段對話……

  「就是這樣啊,所以,我從民國六十九年開始每個一個月就捐一袋血。」   「哇!真的啊!隋哥,你好棒哦!一袋血有多少啊?」   「250 cc」   「你可以救好多的人哦!」

  「小颱風,其實,我們捐血是幫助別人也預備自己不時之需,不過我希 望我用不到這些血!只是如果有一天,我的親朋好友急需用血時,有捐血卡 的有優先使用權哦!血源充裕時,沒有甚麼感覺,如果發生血荒的時候,捐 血卡就是救命金牌呢!」

  隋哥那一貫親切的笑容浮現在我腦中盤旋,然後,七個數字如跑馬燈般 地閃入腦中,我隨即開口說:

  「媽,快去打這個電話,隋哥已經捐血六年了!他有捐血卡,可以一次 領回三十六袋血呀!」媽先是一驚,然後急急地走出房門。看著她瘦弱的背 影,我見她提起右手往臉上抹去。

  「小颱風呀!妳到底有沒有記錯,電話一直沒人接!」

  媽可是氣急敗壞地跑進來,人還沒門,聲音可是已經傳了進來,等媽走 到床前,我說:

  「媽,我也不知道電話是不是對的,但這是我腦子裡的號碼,妳就試試 吧!應該沒問題的!」其實,我心裡清楚,是這電話沒錯,但是,隋哥是軍 人,他不見得會在家,我的神啊,幫我!

  媽媽又走了出去,這次她的腳步看來卻是出奇的沉重,由病床到房門短 短的一段路,她回過頭兩、三次問說:

  「小颱風,這電話號碼咁對?」(未完待續)


本文作者為追著火球跑心情台站長,也是 靈與靈的對話電子報追著火球跑電子報發行人 本文經作者同意,授權本中心轉載

【延伸閱讀】:
      《愛的抉擇點》寧捨自由(一)
      《愛的抉擇點》寧捨自由(二)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