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愛在轉角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到這個加拿大人教會,已經是第九個年頭。教會事奉總是量力而為,但兒童主日學,我絕對不碰。理由很簡單,也很合理,就是我的英文不夠流暢。儘管內心曾有教兒童主日學的感動,但多次教會徵求兒童主日學老師,我就是消滅感動。

然而,約兩個月前,兒童主日學負責人找我,邀請我教兒童主日學高年級班,也就是八歲到十二歲那一班,連三周教他們如何聆聽上帝。我仍舊拿我的英文能力推辭,她就是笑笑說,「看不出你的英文會有任何的問題。」最後拋下一句,「你禱告,再把你的意願告訴我。」

我最討厭在這樣的情況下叫我禱告;我內心有數,聖靈會要我踏入這個自我設限的事奉禁地。其實,不想教還有個原因,就是聽說這一班是搗蛋班,孩子們的難管教可是名聲在外的。前一陣子,聚餐時曾和那一班孩子其中四位坐同桌,就看出些端倪。我真的興致缺缺。

一個月時光過去了,負責人沒再提起。我心裡竊笑,看樣子,負責人忘了。

☆☆☆

但到三月中旬,負責人又聯絡我,要我趕快回音,要不然四月份就要開天窗,她必須趕緊找其它人代班。她又加上一句,「況且,教授這一班的老師琳達已經教了好幾個月,她需要休息一下。」

琳達是我幾年禱告會的禱告好夥伴,一想到她幾個月不得休息,我實在狠不下心說不。再想到過去,聖靈早就給我幾次感動去教主日學,我再也硬不下心;於是,回復說好。

寫一封電子郵件給琳達,詢問學生狀況。沒想到,收到琳達洋洋灑灑寫的一封長信。讀著信的我當場愣住,才知道這一班有三位過動兒,其中一位庫克格外嚴重,根本坐不住,每堂課非要上廁所幾回才行。再加上其中四個孩子有識字困難,上課時不可要求他們讀經文,還有二個孩子有食物過敏症,外加一個孩子在整牙,不可吃黏牙的食物。

我歎了口氣,心想連用好吃點心賄賂他們的機會也沒有了。仔細把信再讀一遍,發現其中一段支支吾吾地提到某位學生有家庭的問題。琳達一語帶過,說是涉及私人家務,不能多說,但是教導時,要注意,不要傷了孩子。不過,她連孩子是誰也沒指出來,什麼樣家庭問題也沒說明,叫我從何小心起?

讀完信,我內心怯意上升;但已騎虎難下,進退兩難。更讓我心虛的是,離上回我教兒童主日學,是廿年前的事了。隨著日子一天天前進,我愈來愈緊張。

☆☆☆

第一堂課的日子到了。我先讓孩子們寫下自己的名字,並畫出自己最愛的人事物和最不喜歡的人事物,為的是稍後想藉此讓孩子明白上帝樂意把祂的喜怒好惡告訴我們。話才說完,就看見十一歲的庫克拿筆在紙上塗鴨。我努力按捺自己內心的驚訝,他是真的在塗鴨,就像剛學會拿筆的二歲幼兒塗鴨。

我看著其它的孩子一一寫下自己的名字,其中一個女孩寫下「莉絲」,我曉得這分明不是她的名字,我詢問她,但她堅持要用這個名字,大家哄堂大笑。這小女孩分明找碴兒!

我讓大家輪流分享自己的最愛。其中蕭娜的畫捕捉了我的注意力,她畫了二個快樂小人,上頭寫著,看見媽媽會讓我快樂。我的心頭一拎,難道有問題家庭的是她﹖

接著,孩子們分享自己最討厭的事,庫克馬上發言,指著紙上那些錯亂的線條說,他最討厭的人是蕭娜。我看到蕭娜臉色大變,馬上動手畫了一個監獄,裡面關著一 個男孩,她說那是庫克,是天底下她最討厭的人。可以想像,接下來是兩個孩子的戰爭,幾乎到全武行。最後,在我十五歲的助教一聲吼叫下,乍然停止。而我,面 對著自己維安失敗,苦笑。

接下來,我講了一個回教徒艾信信主的故事,其中有一段提到艾信不認識英文,但上帝讓他超自然會讀英文聖經的事情。搗蛋的庫克不再打鬧,而是驚歎地說﹕「他會讀英文啦﹗」我說是的,我看著班上幾位有識字困難的孩子們臉龐發亮,也包括庫克的臉。我們的上帝是全能者,祂無所不能。但願,他們會舉起信心,倚靠上帝,征服他們識字的困難。

☆☆☆

那一天的主日學,在挫敗中結束。回家之後,耶穌說的那一段話「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可酬謝的呢?」(路加福音六32)一直縈繞腦海。我拋不開一抹記憶,就是上課提問時,蕭娜曾故意裝著聽不懂我的英文,其它孩子向她解釋,她就是裝傻,當時我只能大力壓抑自己的怒火心燒。

我感到慚愧及內疚。我曉得從外表看,孩子可能不曉得我生氣,但我實在是動怒了。耶穌說的那一句話「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可酬謝的呢?」(路加福音六32)一直在腦中迴響著。我向主懺悔,並懇求祂增添給我愛心,來愛這班的孩子,尤其是蕭娜。我懇求主給我與蕭娜之間的關係有突破。

接下來的一周裡,我找機會和幾位知道蕭娜的背景的人交談,才知道蕭娜的故事。蕭娜自小母親離家出走,和患老人癡呆症的曾祖母、行為失常的父親、還有要照顧一家老小的祖母一起住。她功課不好,在學校常被其它孩子欺負。教會可能是她少數覺得安全的場所。我也有機會與「莉絲」的父母交談,才曉得「莉絲」是她的小名,她喜歡大家叫她的小名。我為自己的論斷,以為她找喳兒,而汗顏。

在這一周,我一直為預備教材禱告,但似乎得不到上帝的答案。只是內心期盼孩子們會安靜下來,才能學習聆聽上帝。到了週六,我仍沒有半點兒的教學主意。結果,一大早師母找我,說有特別講員來,想讓孩子們合班上主日學。我當然是如釋重擔,舉雙手贊成。心裡忍不住讚歎,原來主早有預備,我才沒有半個點子。這也算是經歷神!我也隨口和師母交通了一下自己教學的困難。

講員是兒童事工宣教士。沒想到那天她傳講的資訊正是小撒母耳學習聆聽上帝說話的故事,最後講員鼓勵孩子,要學習安靜自己的心,來聆聽上帝,因為在吵鬧中是不可能聆聽的。孩子們的小臉專注地注視著講員的一舉一動,就連坐不住的庫克也專注聆聽。還有隔壁班上課常抱怨無聊透頂的小露也有問必答,頻頻舉手發問。

故事講完,我們發點心給孩子。我聽見蕭娜問師母,有沒有蘋果吃﹖她說自己喜歡吃蘋果,特別強調是一整顆蘋果。後來,我找機會輕輕地告訴她,下星期我會帶一 個蘋果給她。她的臉龐亮了起來,馬上問我,可不可以為我清理教室白板?我對自己說,原來志願做事,是她說愛的方式。我笑了笑,應聲說好。

☆☆☆

接下來的一周,在禱告和預備課程中度過。我的感動是先複習撒母耳故事的課程,但強調聆聽上帝是需要操練學習的,就像小撒母耳到了第三次之後才曉得是耶和華 上帝在呼喚他。接下來則是用玩遊戲的方式,讓孩子們學習聆聽。我實在對上課玩遊戲的主意有些遲疑。儘管曉得玩遊戲是兒童最好學習的方式之一,但仍忍不住擔 心這些孩子們是否能夠守秩序,不會大吵大鬧、打起來,尤其是庫克和蕭娜。

主日又到了,一上課,我就問「莉絲」今天還要叫她「莉絲」嗎﹖她甜甜地微笑點頭。接著,我告訴孩子們預備了他們愛吃的巧克力餅乾,但不能吃餅乾的孩子有葡萄吃。孩子們的臉亮了起來,因為兩周前他們告訴我喜歡吃巧克力餅乾。

複習完撒母耳的故事後,我鼓起勇氣、硬著頭皮帶他們玩遊戲。萬萬沒想到,每個孩子像綿羊般聽話,尤其是庫克和蕭娜。大家玩的盡興,沒有吵嘴,也沒有打鬧。就連庫克,一次也沒要求要上廁所。蕭娜告訴我,她還想玩呢﹗

孩子怎麼會變化那麼大﹖連我十五歲助教也說他們這星期特別合作。我自忖著,我的英語水準如常,文法還是有說錯的地方,惟一不同的地方是,我對他們的愛增加了。他們在我的眼中,不再是搗蛋班,而是可人兒。

也許你會想問我,我是否記得帶蘋果給蕭娜。當然,帶了。不過,差一點忘了給她。下課後,收拾教室才想起來。趕緊沖出去,找到她,給她一個紅蘋果。

注:為了保護孩子的隱私,我用的不是他們的真名。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成功兒童主日學的整體概述
      給視障者體會造物之美的服務課
      為什麼孩子要來上主日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