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流浪‧歸回‧陽光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第一眼看見翠霞,很難不被她身上散發出的陽光氣息所吸引。她丈夫原在五、六個小時車程外的一所著名神學院教書,而最近兩人有感動,要放棄穩定薪水、為人師表的職位,回應呼召來我們這個小地方植堂。

翠霞出生於基督教家庭,父母都是忠誠的信徒,不過父親是浸信會信徒,母親是靈恩派信徒。父親覺得靈恩派教會太吵鬧,而母親覺得浸信會教會太死寂。他們的解決之道是,每週輪流去浸信會教會或靈恩派教會,也就相安無事。然而,對翠霞來說,儘管每週上教會,卻從未感受到上帝的存在,基督教信仰只是父母的信仰,不是她的。到了十一歲左右,她下了結論,人不可能知道上帝的存在,成了道道地地的「不可知論者」。

這個結論使她離上帝愈來愈遠,而人也變得愈來愈叛逆。十七歲就開始吸毒,十八歲離家出走。別人是有家歸不得,才離家出走,但她是有溫馨的家庭,卻定意要追求自由、夢想而離家。

之後,她加入了彩虹家族,成為彩虹族群的一員,追求解放和自由。她自述在彩虹族群的生活:不洗澡,頭髮也不洗,留著自然的駭人髮綹(dreaded hair),全身愈髒愈臭,你就愈「酷」。儘管彩虹家族對外聲稱是「無組織」的國際組織,但是就某個程度,你必須要成為他們的自己人,才能知道核心族群往何處聚集,翠霞沒多久就成為當中一份子。他們每年在北美國家森林區搭帳棚聚集,約有二萬人左右。

我上網查了一下,才知「彩虹家族」是追求「靈性」的嬉皮聚集,沒有領袖,彼此之間也沒有強制約束力。他們不用金錢交易,都是以貨易貨,並且供應食物(包括煙草)給需要的人,為要創造一個人人貢獻己力的共同體,倡導理想的和平、友愛、和諧、自由社會,與當前消費主義、資本主義、大眾傳媒的主流大眾文化劃線對立。不過,政府往往為了治安和民生需求,在他們聚集時花費不少警力和物力。突顯了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她就這樣混了一年多,直到去了三藩市。追求自由的她,把「去三藩市」做為她的朝聖之旅目的地,認為這是自己追求自由的最高峰。到了三藩市,她坐公車,問司機,嬉皮們在哪裡聚集?司機回答:「嬉皮山丘!」

她去了,果真遇見許多嬉皮士,但她大失所望,發現自己夢寐的嬉皮聖地,居然不過爾爾。旁邊有個十四、五歲的嬉皮男孩邀她一起去附近的懸崖。到了懸崖,大伙兒決定吸毒。那時的她,吸毒是很普通的事。她就一起吸毒。當毒性開始發作時,她看見自己眼前那位賣毒品的男人開始外表有變化,似乎脫下一層外皮,變成另一個人。翠霞盯著他看,心裡曉得那就是耶穌,而他的兩眼深深望著翠霞。

在那一刻,翠霞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深厚大愛。也許你會認為那是翠霞吸毒看到的幻像,我乍聽之下,就是這樣想的。翠霞描述這段感受時,情緒十分激動。她又補了一句,從那一刻起,她不但人清醒,並且所有的毒癮都斷了。我想,所有毒癮立時都斷,翠霞看到的耶穌應不是幻像!

她就打電話回家,曉得自己的母親一定不曾停止為她禱告。當她告訴父親發生的事情時,她爸爸還以為她吸毒神智不清。她父母為她買了一張機票回家,她在三藩市待了她流浪的最後一個晚上。隔天回到家,倒頭就睡,整整睡了兩天。三星期後,就去上學了。儘管她離家出走之前,已經拿到兩所大學的獎學金,但能夠如此順利就學,還真是神蹟。

她笑笑說,因為她的頭髮骯髒,黏到一個地步必須整頭頭髮剪掉。她的父母花了一、二百美元給她買了頂假髮,到現在她仍留著它。就這樣,她回來了。耶穌成了她的最愛。然而,因著那段流浪日子的輕狂,接下去幾年,她接受了一些心靈醫治,也接受趕鬼服事。儘管她三言兩語輕描淡寫,我曉得這段重建的日子,並不容易,但她有愛她的耶穌、父母、教會家庭陪她走過。

耶穌在她吸食毒品時顯現,並且還為她斷了毒癮,固然叫我吃驚,但最讓我縈繞難忘的是,她那句「曉得自己的母親一定不曾停止為她禱告」。

  ☆☆☆

要不理似乎無望的現狀,仍執意相信上帝的信實和良善,執著禱告,並不是一件易事。忍不住想起去年為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禱告一事。

小賈斯汀是加拿大人。其實他剛出道時,並沒那麼叛逆,寫的幾首歌詞看得出基督信仰的痕跡,也很孝順,並且作公益從不宣傳。他的母親是愛主的基督徒,單親撫養他,帶他在教會長大。但隨著成名,他變了。

雖歌唱事業已有國際名聲,但到處惹事生非,諸如:在國外噴漆塗鴉、被告偷竊、詐欺、吸食大麻、被控酒後駕車、拒捕、無照駕駛等等。他惡名昭彰,甚至白宮網站貼出請願案,要求取消他的綠卡、把他逐出美國,而目前已超過廿七萬人聯署(註一)。真是惹人嫌!

去年年初,教會禱告會時,大伙兒有感動為小賈斯汀代求。好在禱告會的前幾天,我已對付了自己對他的嫌惡、不滿、論斷,認為他就是隨波逐流、無望的負面想法。而禱告會當場有幾位姐妹主動先向主認罪對他的論斷和缺乏愛心,才開口為他代求。這些全是在聖靈感動下的自發行為。

還記得那天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在主面前,為小賈斯汀的靈魂各方代求,並且祝福他且求主保護他走在上帝的心意裡。我們就是把他當作自己的孩子般來代禱。記得當天有個禱告,就是求主為他預備屬靈益友,陪他在主裡成長。

老實說,我那天的禱告並不是信心滿滿,只是順服感動代禱。之後,的確注意到有關小賈斯汀的新聞似乎漸漸銷聲,我還問小賈斯汀迷的女兒,他是否不寫歌啦?女兒回答,他還有創作寫歌啊!其實,我心裡想問的是,他怎麼不鬧事了?(我不能這樣子問,不想沒事找麻煩,因為小賈斯汀迷們認為所有的惡搞新聞都是媒體誇張不實的指控。)

直到今年暑假看到新聞,才知原來他去年12月在紐約Hillsong教會受洗歸主,是卡爾‧倫茨牧師(Carl Lentz)一路陪著他成長,並且為他施浸。小賈斯汀曾上傳幾句話描寫自己的心境:「有些事你只能在人生低谷中學到,而不是在山頂上學到。」而下面還有幾句說明文字:「有時候我們質疑自己怎麼待在目前處境,而不在自己想要在的地方?在旅途中學到的一些功課,不是你在目的地可以學到的。最棒的還沒來呢!」(註二)

我相信上帝不僅聽了小賈斯汀母親的禱告,還感動其他一些上帝的兒女為他代禱,讓更多人有份於享受上帝奇妙的作為。

  ☆☆☆

說到為浪子、浪女禱告,想到自己曾不只一次聽見有弟兄姐妹,為浪子祈禱時,求主讓浪子摔到人生谷底,教訓他,好叫他回轉。這樣的祈禱叫我擔憂,我相信這樣的祈禱是出於愛人心切、恨鐵不成鋼,但會為惡者開大門,來攻擊我們所代禱的人。聖經清楚指出「生死在舌頭的權下」(箴十八21),話語是有能力的。我寧可禱告時,連門縫都不讓惡者有機會鑽進來。

保羅指出,是上帝的恩慈領人悔改(羅二4)。我們大可放心把兒女交在上帝手中,求主保護引導,上帝的意念和作為遠高於我們的想法(賽五十五8-9),不要用我們的有限思維告訴上帝該怎麼做。耶穌能在翠霞吸毒時出現,並為她斷根,祂必有妙法帶我們所深愛的浪子和浪女們回轉,再惡劣的景況,祂都能帶人脫困。

聖經豈不明白地告訴我們:「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來十一6)這裡的「信有神」,是指信祂的屬性。為浪子和浪女禱告的我們,就是站在相信上帝的屬性(慈愛、公義、信實、良善……)並相信祂必成事的基礎上,在神面前代求。

我還在學習這個代禱的信心功課;然而,愈學愈看見上帝的豐盛恩典,祂的確是以慈繩愛索引領祂的浪子、浪女們歸家。


註一,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deport-justin-bieber-and-revoke-his-green-card。

註二,http://www.inquisitr.com/2223109/justin-bieber-finds-himself-in-christian-faith-with-hillsong-church-there-are-some-things-you-can-only-learn-in-the-valley/


圖片提供/123RF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舞動翅膀的那一天
      我去了長城內
      傳承是一點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