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沒有名字的女人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這絕對不是聊天的好時機,更別提去安慰一個失意的人。

我早飯沒吃,就匆匆去參加聚會,從早到午總共只有兩杯水和兩杯茶下肚,午飯也還沒吃,飢腸轆轆的,更別提早上起床時閃到腰,待會兒還必須在加拿大東部嚴寒冬日的冰天雪地裡,徒步走上四十分鐘,才能回到家。

所以,當我看到她滿臉愁容,第一個反應是低頭,裝作沒看見,想開溜。然而,想到最近讀約翰福音七章17節「人若立志遵著祂的旨意行」時,我不就一再禱告求主幫助我,能夠以祂的滿足為滿足,以祂的喜悅為喜悅嗎?況且,主耶穌不是也說過:「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路加福音六31)在那當下,我改變了主意,意識到聖靈輕輕地觸動,要我去找她說話。就在轉念後一剎那,我內心萌生一股對她的愛和關切,我深知這份愛絕不是出自我自己,而是來自上帝。神就是愛。

只是,我再抬頭時,她已經不見蹤跡。我就推著超市的推車,快步找人去。找了兩個走道,總算看見她的身影。我輕步向前,走到她能聽見的範圍時,心裡對她的關愛突然濃濃地湧出,脫口輕喊她一聲:「Beautiful!」這樣子叫她,連我自己都有點嚇一跳,去年才去世的諾瑪不就是常這樣叫我們這些小她二、三十歲的姐妹們嗎?算算我和眼前的她,大約也是差了二十多歲。對我這樣子叫她,她倒是不覺得唐突,也沒有一絲驚訝的樣子。

我們寒喧幾句後,一時找不到話說,兩人靜默下來。其實不過十天前,我們也在同一個超市才見過面,沒什麼最新近況可以閒聊分享的話題。這該是可禮貌結束談話的時刻,我曉得自己比她年長,她尊重我,在等我結束交談。

我望著她疲憊的臉,不曉得該說些什麼,但我確實曉得主要我找她說話。約十年前,她出了一場車禍,才發現原來是腦部長瘤造成開車時突然昏迷。之後,除了復健外,還要常腦部複檢。就這樣,她走過一段長長的生命黑暗期,儘管家人呵護她,陪伴她,但她總是一心想獨立,想像同齡的年輕人讀書、求學、找份理想的工作。她竭力去做,但由於開刀後遺症和其他一些人力不能控制的原因,事情發展遠不如所願。她生命的諸多難題,惟有上帝才能夠解決。

在兩人的沉默中,我決定實話實說,將心裡從上帝而來對她的那份愛,分享出來。我告訴她,我感到上帝何等愛她,祂的愛環繞著她……。沒想到,我這一開口,上帝的愛語成河,源源從口中湧出。看她張大眼睛,似乎句句話都流入她的心坎。

等我說話稍微告一段落,她回應我,說我句句話都是她所需要的。說著,說著,她上前一步,張開雙臂,擁抱我。接著,我又有感動,開口告訴她我的軟弱和掙扎,並分享主這兩天提醒我,所有一切的服事和工作都是從與主耶穌親密的關係所湧流而出的。我曉得必須分享自己的軟弱和掙扎,而不是讓她一再叨唸自己內心的失望、不滿。因為人把自己的苦境說多了,更會自覺渺小,更覺無望,更何況她早就因自己的狀況,自覺卑微、不如人。我看得出,我的分享她句句仔細聆聽。

接下來,主把她的優點和值得欣賞的生命特質,放在我心裡。我就開始讚美她,她的性情和生命特質。我句句實話,沒有半句浮誇,看得出她全心領受,眼睛都亮起來了;而她告訴我,我對她的描述真對。我心裡暗暗地謝謝聖靈,給我這些勉勵她的話。我們就這樣聊著、聊著,我注意到她的臉不再疲憊,也不再無精打采,甚至開始微微發光。

她還微笑地告訴我,自己過去曾有一段時間與主十分親密,但近來因為諸事不順,心生不滿,於是與祂保持距離。從她的眼神,我曉得就在我們的交談中,她已決定再次轉向神。我說一起禱告吧!就在那個小小的購物區通道上,我們一起禱告,感謝主愛我們,向主述說對祂的渴慕,並求主引領我們更親近祂。

那一天,在超市走道上,她幾次張開雙臂擁抱我。大約總有四、五次吧!我曉得這是她竭力表達愛與感謝的方式,因為她的心被主觸摸,重拾盼望和喜樂。最後,她還把她新交往男友照片給我看,並吐露她交往的心聲。我們又聊了好一會兒,最後在依依不捨和歡笑中告別。

那天,我回到家已是下午三點。肚子可餓扁了,但內心的喜樂洋溢無法按捺得住,彷彿源源流出的泉水。

***

記得曾聽彩虹事工創辦人之一的海蒂‧貝克博士說過一個無名盲婦的故事(註)。那天,海蒂在潘帕市(Pemba)事工總部附近,探訪許多鄰居好幾小時,眼看自己已經遲到,不能準時出席一個門徒訓練聚會。她急忙地衝下山坡,突然眼睛瞄到一位盲婦,衣服襤褸,背靠在一間小泥屋圍牆,坐在泥土地上。她的雙眼只露出眼白的部分。

海蒂感到主耶穌要她停步,為這位盲婦佇足。

於是,海蒂停下匆促的腳步,走到盲婦身邊,用當地常用的方言問她:「你叫什麼名字?」盲婦回答:「我沒有名字。」海蒂心想,怎麼會有人沒有名字,以為老婦沒聽懂問題,就用另一種方言再問一次。這回,老婦回答:「我是瞎子,沒有名字。」

海蒂就跑去問一位坐在附近的婦女,問她知不知道老婦的名字,她的回答也是:「她是瞎子,沒有名字。」海蒂十分震驚,居然眼前這位盲眼老婦,連個名字都沒有。她摟著老婦,當下決定,給她取個名字叫「尤塔莉亞」(Utaliya),意思是「你存在」,「你是」。當海蒂‧貝克用這個名字叫那盲眼的老婦時,她開心地咧著嘴,露出沒剩幾顆的牙,衝著海蒂笑。海蒂又叫坐在附近的婦女叫老婦「尤塔莉亞」。盲眼老婦一聽別人叫她的新名字,就像小女孩般咯咯地笑。

海蒂任務尚未完成。接下來,她為這位盲眼老婦禱告,就見到老婦的眼白長出眼珠子。尤塔莉亞能看見了!接著,海蒂就把耶穌介紹給她,告訴她是耶穌打開她的眼睛的。海蒂還告訴她,天父總是呼喚著她的名字「尤塔莉亞」。

那一天,海蒂遲到了好幾小時,但是在上帝眼中,她的時間恰恰好。一位原本以為自己沒有存在價值的盲婦,因著海蒂的佇足,遇見了耶穌,並且盲眼重明。
***

想到耶穌曾講過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參:路加福音十25-37)。耶穌說這個比喻主要是為了闡述,除了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還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祂說,有一個人(顯然是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往耶利哥去,遇見強盜。強盜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任他自生自滅。先是一位祭司經過,看見這個傷者,就繞過去,當作沒看見。然後,又有一位利未人經過,也照樣視而不見,繞過他。最後來了一位撒馬利亞人。

要知道猶太人最看不起撒馬利亞人,認為他們是雜種。這兩個族群可是老死不相往來的。撒馬利亞人大可拍拍屁股走人,當作沒看見,沒有人會指責他的。但是,這位撒馬利亞人看見傷者,就動了慈心,決定中斷自己的行程。他走向前去,用油和酒倒在那人的傷處,先給他消毒裹傷,然後,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他到旅店裡去照顧他。第二天,他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請你照顧他。此外所有的費用,我回來必還你。」耶穌問:「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那人的鄰舍呢?」

答案想都不用想,當然是那位撒馬利亞人。

我思索著這個比喻,有似曾相識感。突然,心頭一拎,捏了把冷汗。心想早先要是體貼自己的肉體,沒轉念,我可不就做了那兩個自私、狠心的祭司和利未人的同路人!

註:http://sidroth.org/television/tv-archives/heidi-baker-0。以及Heidi Baker, Birthing the Miraculous: Carrying God's promises to fulfillment, April 2014, Charisma House, Chapter 3.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信心是文化問題
      在失業幽谷中遇見神
      神碩的最後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