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森林》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紙婚的聯想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到今年的九月底為止,我已來此教會實習與事奉了整整一年,如果以婚約來說,只是紙婚,一張薄紙的婚姻,但就與上帝的約定來說,是一個永恆之約的開始。

想起英國的大詩人William Blake所寫:「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掌中握無限,剎那即永恆」,一個人能從生活中體會出意義,從有限中仰望永恆,一種體認現狀卻又超脫凡俗的心態頗令人玩味。

牧會生活常會讓人在忙碌的事奉中,忘記了四季的更迭,萬物的變化,不知不覺以忙碌為藉口忘卻了時時的反思與細細的回朔,但在這裡牧會的日子,卻使我從自然領略了生命每個階段的蛻變轉化,在觀察與反思中得到了許多啟迪;四月份開始結果的烏臼樹,果實由青綠轉成三姴黑褐色的蒴果,我對這種果實的轉變覺得很有趣味,現在大型的鳥類常來樹上啃食烏臼的種子,我至少有看過喜鵲、斑鳩及紅嘴黑鵯等大型鳥類,每天早上聽見他們的叫聲,常會使我跑出辦公室和他們打打招呼,這些鳥類從不擔心沒有食物吃,前一陣子樹上沒有果實幾乎看不見鳥叫聲,現在果實成熟了鳥就回來了,到底是誰在養活他們呢?他們怎麼不擔憂呢?

看起來這些鳥在教我一個信心的功課,其實信心就是不擔心,就是放心交給神,如同這些雀鳥把生命交給這位創造大自然的主,他們並不憂慮沒有食物吃,就是一個真正的信賴下的信心。

庭院的桂花樹長出滿樹的桂花,甜甜的花香及散滿一地的花瓣,令人覺得自然就是美,生命展現一種令人欣喜的力量,在這樣的領悟,使我的牧會生活是交織著自然與工作,在現實與理想中延伸,也是理性與感性的結合。

其實牧會並沒有人界定你的工作內容,也沒有打卡時間的制約,但這並不意謂著自己可以鬆散的過日子,反而覺得無所不在的老闆,無限量的聖靈總提醒自己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愈是沒有限制的生活才能體察出自由的真諦,原來我的自由,是那位賜人自由的主把律法原來是放在心裡,刻劃在我的心版上的,這種看似自由的人生其實是有格律的,就好像我以前學寫新詩,新詩看起來好像亂無章法、拈手可得,其實寫得好的詩人,大都受過古詩的薰陶與訓練,在沒有格律中展現一種內在的格律,反而更令人覺得清新有趣,這就如同新約的精神,似乎沒有律法的束縛,卻有一個更高的愛人標準。

日光之下沒有新鮮事,教會歷經很長的歷史,當然有不少滄桑的往事,我們成為一個老教會的牧者,必須照單全收,這就是我的責任也是我的人生課題,「神愛世人」是信仰核心,神的心意是愛與接納每個祂的子民,我當然看重與神與人的在關係,因此「關係」二字成為牧會的核心價值。

其實人世間處理事情是比較容易的,但人就是比較困難的部分,如同我們的主來到世上,常常有兩種極端的對待,不是眾人擁戴用棕樹枝夾道歡迎高喊和散那,就是在幾天後場景換為激昂的釘他十字架的叫囂聲,人的善變與衝突在耶穌的人生中表露無遺;其實熟讀聖經後對於人性與人情冷暖自有一番解讀,我已經決定要維持一個與 神與人好的關係,是人生最重要的目標,成功輸贏不再是決定人生天平最重要的籌碼。

教會在聘我為傳道人時,給了我一張長期的聘約,要聘我到65歲屆齡退休為止,還要我尋覓到新的接替人選才可退休,這種禮遇這種信賴,不是一般傳道人可以比擬的,也不是一張聘約能夠表達的,這張聘書的背後包含著多少弟兄姊妹的禱告與長期等待,他們渴望有一個牧養他們的牧者,能與他們建立一個美好長久的關係,有時想想自己何德何能,可以承受這個巨大的期待?我只有祈求這位呼召的主,給我足夠的愛與包容,在持續走這條牧會之路時,有祂完全的引領。

有人說現代人的婚姻只是一張紙而已,意味著沒有永恆的價值;結婚一年就如同一張易撕碎的紙,所以叫紙婚,當然如果把婚姻建立在這張紙的約定上是不安全的,可是舊約刻在石板上以色列百姓依舊毀約離棄他的新郎,為何如此呢?其實人的無知與貪婪是問題的核心,想想所羅門引進外籍嬪妃是為了外交擴展國力,可是這些外籍妻子帶來的不僅是表面的外交關係,更帶來以色列無窮的禍害,就是各種邪惡的偶像崇拜,使以色列人種下了屬靈淫亂的禍根,進而離棄了與他們有婚約的耶和華上帝。婚姻關係重在守約,而守約需要了解與接納對方,與真誠付出自己的愛,在愛的基礎上來遵守婚約,與神的關係如此,與配偶的關係更是如此,唯有在專一與聖潔的相愛關係中,人才能真正的滿足與聖潔。

紙婚不僅是一張紙,而是一個立約的關係, 神與人立約原來是刻在心板上而不是石板上,是放在人裡面而不是外面,是一種愛的連結而不是律法的規定。

我與教會只結婚一年,是一張薄薄的紙婚,但卻是永恆立約的神蓋上了印璽簽上了證明,放在我們的心中,深願守約施慈愛的 神看顧保守,在彩虹的盡頭賜下豐厚的祝福,也願我們的生命在婚約中更顯得完全。

本專欄由希望森林網站 提供

【延伸閱讀】:
      如何建立「好關係」
      什麼樣的女人才算成功?
      小月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