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愛閱讀》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穿上對方的鹿皮鞋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ㄡ!偉大的靈魂啊!讓我不要評斷、批評一個人,除非我穿著他的鹿皮鞋兩個禮拜以上。」~印地安蘇族人的祈禱文《人生的四大秘密》(頁216)

【亞瑟與大衛】

當親人因自己而亡,心中的痛總是難以言喻,罪惡感不免侵襲腦海,想著事情怎會走到這個地步。這樣的心情寫照正是亞瑟‧喬拉米卡利(Arthur P. Ciaramicoki)的親身經歷,他之後更以此寫出《同理心的力量》(麥田出版社)一書,勾勒出同理心的重要性。

亞瑟的弟弟大衛因大學未畢業,所以他選擇進入軍中服役,期待能到越南參與戰事。由於時局的演變,國會議員要求軍隊自越南撤回,所以大衛只好待在紐澤西的迪克斯堡壘兩年的時間,同時他還志願參加陸軍實驗室的藥物實驗。退伍後的大衛,由於一事無成,加入了高中、大學中輟生集團,他開始酗酒、嗑藥,最後並染上了海洛因毒癮。1974年,大衛更參與了一宗搶劫計畫。儘管他只是駕車帶大家逃走,然而被搶的店鋪老闆卻因此心臟病發身亡。

大衛得知集團中有人被捕入獄,他深感害怕,於是潛逃至荷蘭的阿姆斯特丹,並與來自美國的社會邊緣人在一起。亞瑟希望大衛可以勇敢面對這場官司,並且言明父母已經僱用一位刑事律師,就算最後坐牢也不會超過五到七年的刑期。大衛反說:「如果必須去坐牢,我可能會自殺。」亞瑟懇切地告訴大衛,一個人不可能永久逃避問題。大衛之後沉默了好ㄧ陣子,對亞瑟說:「我愛你。告訴爸、媽,我也愛他們。」

亞瑟以為是萬無ㄧ失的安排,卻不幸等到了弟弟大衛的屍體。在大衛與亞瑟通完電話後,大衛到唐人街買了一包海洛因,回到旅社後,為自己注射致命的劑量。大衛的屍體ㄧ小時之後被發現,針頭還留在他身上。

當年亞瑟27歲,已取得諮商心理學碩士學位,正要完成麻薩諸塞大學博士學位的課業。弟弟的自殺帶給亞瑟深深的震撼,不僅讓他失去了對生命的信念,同時腦海中存著揮之不去的ㄧ個疑問:「當時我還能做什麼來拯救他?」(頁31)大衛死後的幾個月,亞瑟發現到一個事實:「很少人談到關心、理解、傾聽的藝術、或甚至簡單的人性關懷(human kindness)。」(頁33)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亞瑟願意每天打電話給大衛,甚至是跋涉千里,告訴自己的弟弟,我相信他、我愛他。因此亞瑟積極地投入同理心的工作,除了希望引導其他人能夠避免重蹈覆轍,但更重要的是,這對亞瑟而言,也是一種自我拯救。



【同理心】

在心理諮商或治療的領域裡,「同理心」不僅是重要的概念,更發展出初層次同理心與高層次同理心的技術。簡而言之,「同理心」是「感覺進入」(feeling into)的意思,亦即進入對方的感覺世界來理解一個人。美國印地安蘇族人則稱之為穿上對方的鹿皮鞋,避免一開始就給人貼上標籤、批判與責備。

然而,同理心的功課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以亞瑟是修習心理學的專家,在面對自己弟弟的困境時,仍不免疏忽忘記考慮到大衛的心情,急促地要大衛趕緊回到美國接受審判。那通電話、兄弟間的懇談,亞瑟只知道要幫大衛解決問題,但卻忽略了對大衛的情緒關照,最後導致大衛感覺形單影孤,只好走上絕路。

因此,在《同理心的力量》一書會不時看到作者亞瑟希望能夠時光回到從前,親手將大衛從死亡的邊緣救回。當然,逝去的生命難以再挽回,唯有「透過與其他人建立人際關係,向你自己證明,你可以拓展與提升對他人的寬容。隨著每一次互動,你讓自己更寬容、更寬恕、更懂得關心的人。」(頁38-39)這是亞瑟所認為的同理心方法,藉由人際互動經驗,開始更深地穿上對方的鹿皮鞋。



【同理心的黑暗面】

亞瑟對於同理心果真詳實研究,閱讀的過程中,驚奇不斷。如果問我最原始的同理心形式是什麼?我ㄧ定半晌都說不出話來。亞瑟卻告訴大家最原始的同理心形式是:「黏液霉菌」。這些單細胞的有機生物在找到安全的休息區與充裕的食物時,菌落最前端的個體便會死亡,好讓後面的同伴可以盡情大吃、繁榮發展。

初次看到亞瑟對黏液霉菌關於同理心的論述,會不禁啞然,再細細深思之後,同理關係不僅存在於人類之間,更存於大自然的生物間。例如:螞蟻與蟻類寄生毛蟲(myrmecophilous caterpillar)更是存在同理關係。但有趣的是,亞瑟發現蟻類寄生毛蟲卻是反向運用同理心的先驅,因為螞蟻對毛蟲的需求,遠不如毛蟲對螞蟻的需求,因此毛蟲欺騙了螞蟻。

因此,同理心有其黑暗面,不獨是我們平常所理解的同理心具有良善的特質。這讓我想起,所有的詐騙集團都是操作反向同理心的箇中高手,因為知道人心渴望有錢、獲得禮物、退稅等好康,於是取得一般大眾的電話名單,開始遊說民眾去匯款、或是去到那個地方換禮物。猶記得,某次我母親接到詐騙集團電話,由於那時她照顧我中風的父親非常辛苦,心神稍有閃失,結果中了圈套,竟被對方給詐走20多萬。所幸,還算發現得早,趕緊將帳戶餘下的幾萬塊提領出來,隔天取消了金融卡。儘管我們有報警,但警察只是很無奈地說,這種案子抓不到人,報案做筆錄只不過是個形式。

當時的心裏,深深覺得警察沒有同理到我,也對新聞報導中有高官家遭失竊、或遇上歹徒搶劫,警察都能迅速破案,但對小老百姓卻是置若罔聞,心中頓時百轉千迴,原來我們所處的世界裡竟有許多不公平之處。



【表達同理心】

擁有同理心,親密關係才得以建立,反之,傳送與接收同理心的神經線路會短路。直到某天,當一個人發現世界是不斷地虧待自己,對自己的感覺不聞不問時,他(她)將不再努力與嘗試跟其他人建立關係,並讓自己同理的情緒關機。可想而知,其後果將是他(她)開始去傷害別人,以生氣或暴力做為情緒的出口。不曾接受過同理之人,其腦部也對同理心毫無記憶可言,更惶讓其他人能有同理的經驗。

因此當我們要對他人表達同理心,必須以「理解」為核心,拒絕「同情」。並且要拋開對他人的成見與判斷,在理解他人的過程中,拒絕速成的答案。亞瑟透過書中他與當事人的會談,ㄧ而再、再而三地示範同理心的精髓,以及同理心所釋放出來的療癒能力。

演繹同理心的過程就如同登山,有高有低、有柳暗花明的喜悅,助人者如果沒有一路跟隨當事人的腳蹤,很容易身陷五里迷霧,不知道對方意欲為何,又是經歷怎樣的生活體驗。

亞瑟為表達同理心提出七個步驟:(1)問開放式的問句、(2)放慢腳步、(3)避免太快下判斷、(4)注意你的身體反應、(5)暸解過去、(6)讓故事說出來、(7)設定界限。這七個步驟,看似簡單,卻有其不容易之處。當朋友遇上困難,帶來自己陷入外遇的困境習題,人們都會很快地說趕快拋開外遇這不正常畸戀,免得傷人傷己。「不正常畸戀」已經是爲朋友貼上標籤與判斷,很難讓同理心有運作的機會,因此面對這樣的朋友,不妨靜聽對方娓娓道來故事的源頭。

「問開放式的問句」意欲讓對話可以持續,不讓談話只停留在0與1、黑與白、對與錯的二元選項。讓對方感受到被尊重,知道自己可以擁有一個暫時的空間,不被批判,只有接納。因此,面對前述的例子,我們可以試著詢問朋友:「這段感情,想必對你(妳)很重要,不妨說出來你(妳)們倆是如何認識的?」

朋友帶來問題求助於自己,雖然期待建議,但更希望得到溫暖的擁抱。因此,面對朋友外遇難解的習題,建議雖然可以給,但卻需要留待最後當所有的故事都攤在陽光下,這時給的中肯建議才有可能被朋友聽進去。「放慢腳步」意謂著給朋友時間整理思緒,同時也是讓自己能更準確地理解對方,也讓同理心可以安撫對方。

進入到同理心第三步驟「別太快下判斷」時,對於朋友的外遇,我們心裡會怎樣想:「原來他(她)也是這種人,真是可悲!」還是我們認為朋友:「可惜他(她)一表人才(美如天仙),竟也逃不過外遇的陷阱。」那我們就會墜入批評與判斷的深淵,同理心的力量也就無法展現。除非,我們伴隨著朋友一探其心靈深處,接納他(她)光明與陰暗的那一面。

當表達同理心時,最忌諱身體的行為出賣我們的語言。曾經遇過當事人與精神科醫師會談時,他發現醫師在打瞌睡,感覺自己所說的人生故事讓醫師覺得無聊。因此,當事人的信心備受打擊,就再也不去看這位醫師了。對朋友表達同理心時,ㄧ個不經意的手勢與表情都可能讓對方感覺自己被輕蔑因而失去信任感。「留意個人身體反應」,使心口如一將同理心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一個人之所以是現在的自己,脫離不了過去的背景。「瞭解過去」是希望對人有統整性的理解,面對朋友的外遇,可能自己的父母有任一方也曾有過類似的經驗。或者是因過往欠缺愛的關懷,而朋友今次從外遇的對象中找到溫暖的所在,以至於陷入三角關係中。理解過往與現今的關聯,將更可以為朋友找尋到問題的解藥。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人生故事,當「故事說出來」時,我們對一個人的理解將從表面的五官進入到內在的心情世界。《男人其實很憂鬱》一書的作者泰瑞斯‧瑞爾(Terrence Real)因知道父親小時候遭親戚欺負,才了解父子相繫的憂鬱鎖鏈。因此,朋友外遇的故事說出來之後,就算問題沒有解決,心中的大石頭也可以暫時放下,直到關鍵時刻來臨,朋友自會有答案面對橫亙於前的三角關係。

同理心的最後步驟是「設定界限」。在我腦海中依然記得一個很精采的故事是,兩個迎面而來的人,踏上了同ㄧ座橋,對面的來者手裡拿著一根繩子,當兩人交會時,來者將繩子的一端交給了另一個人,隨即跳下橋,對橋上之人說:「我現在是你的責任,你要將繩子抓牢!」橋上之人對此突兀之舉深感錯愕,ㄧ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過了半晌,橋上之人對橋下之人說:「這是你的選擇,我將繩子繫在橋柱上,你自己爬上來吧!」面對朋友外遇的問題,終究得他(她)自己面對此一困境,免得到時不僅朋友受苦,連陪伴者也一起陷入泥淖中。



【婚姻中的同理心】

此後,亞瑟更針對性、親密關係以及同理心的黑暗面做了更詳細的描述。透過他與當事人的互動以及被揭露的故事,同理心的力量逐漸穿透一個人內心深處。看似簡單的同理心,卻蘊含了對人性的關懷,不願快速地得到一個說詞或結論,而是跟著對方亦步亦趨。否則,同理心很容易淪入同情心,因為可憐對方的處境,所以勉強聽聽對方想說些什麼。除非穿著對方的鹿皮鞋兩個禮拜以上,要不然我們對他人的感受就會僅止於人云亦云。

將同理心運用在婚姻之中,也是大有好處。婚前的我以為對妻子夠瞭解,但其實很片面,直到生活在一起,才知道我們有很多習慣的不同。像我吃完東西的碗筷,放到洗碗槽中,只要沒人提醒,就可以放上一週。太太對此甚為不解,總是喜歡在我旁邊耳提面命,久了之後,彼此火氣都很大。當我們站在對方的角度看世界時,我認為洗碗筷是枝微末節的小事,老婆則認為碗筷不立即洗容易引來蟑螂。最終的解決之道是,為了家庭衛生,我認同老婆的理念,隨手將碗筷洗起來,有了共識之後的婚姻生活,也就少了許多紛爭。如果夫妻各執己見,沒有一方願意讓步或同理對方的感受,婚姻就會變成「鬥嘴鼓」,不僅自傷也傷人。透過亞瑟對同理心的詮釋,並戮力實踐於生活中,相信人與人之間能創造出更加深刻的親密感!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的部落格:George 的心靈冒險

全國各地基督教書房一覽表

【延伸閱讀】:
      饒恕的大能
      祂不誤事
      阿婆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