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不在旅行計畫中的恩典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暑假最後兩周,我們幾個信望愛網站義工自費報名聖光神學院的土耳其聖地旅習團。帶團的呂榮輝老院長邀我參與行程規劃會議。

地圖攤開在桌上,那橫跨歐亞兩洲、匯聚東西方文化精髓、充滿世界遺產的美麗國家,值得參觀的地點真的太多太多,11天的行程根本塞不下去。

出門赴會前,老公知道我一定會這個也要看,那個也想去,院長說要增加甚麼地點,我都會說好。他耳提面命地囑咐我,「你只要秉持著一個原則,聖經沒提到的地方都不要。因為這些照片才能上傳至信望愛聖經工具裡。」所以,諸如鄂圖曼風格的番紅花城、世界上最壯觀的精靈煙囪、蘑菇奇石幻境卡帕多奇亞這類非去不可的點,都被我盡數否決。

當我正得意洋洋即將順利完成老公的交代之際,院長只用一句話就打敗我,「拔摩島(約翰寫啟示錄的地方)就在土耳其旁邊,坐船只有幾小時,要去嗎?」我如搗蒜般猛點頭,日期就變成了13天,費用自然也跟著提高。

然而,旅遊就像人生,雖然事前有計畫,卻永遠也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甚麼事。

離開亞伯拉罕的家鄉哈蘭,準備要前往摩西岳父的住處。車子駛到人煙稀疏的鄉間小路,沿途田園風光與兩旁偶爾冒出的黃泥土牆式民房。這回我們不像以前匆匆忙忙拿出照相機,卻因車子疾駛,景物錯身而過。這次我們有新式科技裝備-行車紀錄器。我們一邊輕快地按下五分鐘自動錄影存檔功能鍵,一邊不疾不徐地討論著聖經那個把房子屋頂給拆了讓耶穌醫治癱子的故事,應該是像這類民房。

突然車子停住。當地導遊表示前方路斷了,正在修路。他說這個點,可以步行過去,但來回要2個小時。當時正是中午。之前參觀哈蘭地的古代大學遺址,我們一行人是在烈日曝曬的荒土地上移動,只有幾簇矮灌叢,完全沒有蔭蔽只靠衣物遮陽。再走這趟,可能就要曬成人肉乾了,沒人想要拚命。司機便放我們下車去拍前方那條砂石路盡頭的景象,作為到此一遊的紀念。我下車是為要近拍正值開花期的棉花田。從棉鈴爆出來的棉花,點點雪白掛枝頭,煞是可愛。

這時旁邊農舍幾個小男孩呲牙咧嘴、高興地跑向我們,熱情地打招呼。女孩子則想看又害羞不好意思,靜靜地覷著我們。東土耳其和西土耳其的經濟差距,非常的大。位於東部窮鄉僻壤的他們,很少看過大巴士,更少見黃面孔的東方人。

團員們開心地用相機捕捉孩子們天真的笑容,並紛紛要求合照,以記錄這次的巧遇。我則看見司機蹲下身子,拿出預備好的一綑原子筆,一隻隻分送給這些小孩。他們個個都眉開眼笑。一個爸爸抱著一個哭哭男孩,當他拿到司機的汽車造型的原子筆,就逐漸停止哭泣。

其他團員看到了,立馬轉頭上車,把珍藏的台灣零食拿下來分給這些小朋友。這些原本是為了萬一不習慣土耳其餐所預備的故鄉食品,有王子麵、嗶嗶糖。孩子們驚訝著竟然有這種吹了會發出聲音的糖果,臉上的笑容更是滿溢出來。他們沒想過會有這麼美好的一天!

其實我們比這些小孩子更開心。畢竟送禮能送到收禮者的心坎裡,是很不容易的事。尤其這種沒有完全目的的送禮,純粹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與心意交流。送禮經驗雖多,卻很少像這次這樣感到深深滿足與榮幸。此行沒帶零食的,都暗自悔恨,甚至還有人把這股遺憾的感受擲向我,用小小責備語氣說,「你為何不告訴我們可以預備些小禮物來跟他們分享?」

我沒有做任何回應,實在是因為眼前這幕太恩典了,只有在心裡頭偷偷地抗議著:「天哪!根據行程安排,我們根本不可能會與這些鄉間的可愛小孩接觸。若沒有修路,巴士就直接開過去了。」

當下突然有感,過去的我總認為人生路上一路順暢到底、毫無阻擾才是上帝的看顧。但此刻的我學習到,意料之外的轉折、失控的變化,反倒彰顯上帝豐富的智慧與奇妙的安排。

路斷了,到不了行程預定的地點,原本該是旅人的一大損失。但上帝容許這事發生,卻讓全車的人擁有如此難得的美好回憶。


土耳其的司機給小朋友禮物


哭哭小男孩拿到跑車原子筆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延伸閱讀】:
      記錄旅行的困難
      西濱流浪者
      祂的恩典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