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西濱流浪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來到這裡,充滿著山溝清澗和草坡味道的地方,我已經不記得我是怎麼來的了。我只是旅行,我一直在不斷旅行,漫無目的的旅行,而我只想在旅行的途中找到你的身影。

你並沒有說再見,那一刻在我的印象中模糊不已。離別的時候,你是否撇過頭去頭也不回地離開,還是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回首?

我迷路了。在山野間不停地行走。這一刻,你是否想起我,又是否還愛我?

我再也找不到任何食物可以填飽我,因為我放眼望去這片土地的荒蕪,沒有任何東西比你給我的還要多。

我嫌棄你,嫌棄你給我的一切。

渴望能夠擁有更寬廣的奔馳,但你卻把我鎖在狹窄的院子裡,而自由如今在這裡卻一文不值,它腐爛的惡臭令我噁心不屑。

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部份,但你是我生命的全部。

我記得在學校草場上與你奔馳的那些時刻,記得我衝進後山拉著你走進沒有人走過的原始林的那些時刻,記得胸帶與拉繩傳至我胸口的沉重張力,那些感覺從離別至今沒有一刻忘卻。

彷若我的項圈還在頸上,拉繩仍緊迫。

只有你有資格為我戴上項圈。也只有你夠資格讓我跟隨,你停下的時候我坐在你身邊,只為了捍衛你我的空間。

我為你征戰,我為你咆哮。

我願意為你離別時的回頭放棄草坡的香味,放棄能夠奔馳的荒野。我也願意單單只為了找到你放棄沙塵和強風拂過臉龐的自在和感動。

但你不愛我了。

離別的時候,我知道你不再愛我了。

如今,我躺臥在草坡中,我的眼神凹陷,我的眼珠消失,我看見正上方的天空晴朗無雲,烈日曝曬我的軀殼,而我的毛皮緊緊包覆我的骨頭,身體散發著濃郁死亡氣味,我再也沒有自由了。我毫無尊嚴的橫躺著,盼望你回過頭來領走的我生命。


我駛上西濱公路,開始旅行,企圖找到一分鐘平靜寬闊的安息。我經過鳶峰的清澈,經過太麻里海岸的海潮,我以為終於找到了安靜的地方,但是停下來時,那些瘋狂叫囂的吵雜卻更加刺耳。原來吵的並不是世界,而是我的心。

於是我又駛上西濱公路,在速度中我發現那些聲音消失了。風聲、引擎聲的怒吼遠遠蓋過了一切聲音,我要的安靜原來就在這裡。

那一瞬間我和他四目交接。

那天我急速駛過西濱公路時看見的那隻狗,他的神情落寞。風聲的狂野中我的心是安靜的,但他的心喧囂。

【延伸閱讀】:
      勝過所羅門王的穿戴
      天堂瞥影
      生命豐盛的過程,可能是瘦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