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今世得百倍,來世得永生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我想,安息禮拜的內容我已經準備得差不多,特別是生平追憶的部份。但仍然有些東西,是我不太可能在安息禮拜中分享的,我想寫在這裡,成為一個見證,也盼望成為更多人的激勵。

很多人見到我面時都問我:「還好吧?!」要怎麼說呢?就是該有的疑惑,該出來的情緒,其實一點也沒少。但因為知道這是必經的過程,也知道這些東西必須「出來」,我知道「我還在過程中」,有一天會好的,所以我都跟大家說:「我還好。」

這段過程中,我最大的疑問是「為什麼爸爸要在家人不在身邊的時候離開」?最大的自責是「因為我是宣教士,所以爸爸在需要我的時候,我不在他身邊」。

當我決定要回應宣教的呼召時,我已計算過要付上的代價,我也預備要付上這些代價。但直到我真正上工場後,才發現原來不只我要付上代價,我的家人也要因為我成為一個宣教士而付上代價。

爸爸的過世,讓我再次回到這個掙扎。在過去幾個月中,爸爸已很多次問家人我什麼時候回去?我也曾親自在視訊和電話中告訴他:「我八月回來。」當然,那時以為爸爸還可以撐到八月,所以沒有計劃提早回家。但我心裡很清楚,他想念我,而我卻不在他身邊。

那晚,當我想到這一切,在後悔自己沒有及時回家看爸爸而懊悔。而我也跟神發脾氣,說祂都沒在安慰我,沉默了好幾天,沒有回應我心中許多的疑惑和疑問。

但第二天,7月2日,我打開《每日靈糧》的英文版要靈修,我的英文名字卻出現在那篇文章中;而文章最後的那節經文,我知道神回答了我心中的疑問。

「人為我和福音撇下⋯⋯沒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在來世必得永生」(馬可福音10章29-30節) [https://www.biblegateway.com/passage/%3fsearch%3d%25e9%25a6%25ac%25e5%258f%25af%25e7%25a6%258f%25e9%259f%25b3%2b10%253a29-30%26version%3dcuvmpt&h=atnqiqxwc-qrssot7v2vsfymstkhmjqq6rbxp3teyjcx03jpw3opbamekadnd-zpxr8t8kyvhozrhwbebxf-ggwrnjjd9ntccnixijzdsggalfxlghrhhuszlkdq8kuuns2_xmvzca&s=1_green]

我的爸爸,雖然他信主的年日不長,但因為他願意放手讓他的長女去服事神,所以神必會記念他的擺上;他為成全我所付上的代價,上帝會百倍的償還給他。

我記得,在我出發去英國讀神學院前,有一天我和爸媽去吃下午茶。我那時不知道怎麼跟還沒信主的雙親說我要去當宣教士,所以我用戰競的心情說:「我現在去英國讀神學院,將來就要到"海外發展"。」那時還沒信主的爸爸,卻對我說:「儘管去做你想做的事,不用擔心我們。」他的"放手",成了我很重要的祝福,卻也成了他要付上的代價。

即便在他人生中最後的時刻,他仍然希望我們「不要擔心他」。記得在他安息前兩天我夢見他。在夢中,他的身體是豐潤的,聲音是宏亮的,他也認得我,並要我不要擔心他。或許,是因著這樣的心情,他選擇悄悄地"溜"走,因為他不想讓我們「擔心」。他連人生最後一刻,都不希望影響到我們的事奉。

但神是信實的!祂記念我爸爸每一個細微的"放下",祂一一數算我爸爸為了讓我服事神而付上的代價。

當我回溯爸爸的晚年時,我赫然發現神如何在今世百倍的賜福他:

他有非常愉快的教會生活,有很多弟兄姊妹關心他,當他去教會時,總是有美女來跟他打招呼(這是他自己說的)。在他住榮民之家的時候,也有新竹勝利堂、新竹靈糧堂的牧師和同工來關心他;神甚至派了天使到竹東榮總,因為剛上任的竹東榮總院長,是我們分堂的長老。他那段時間,特別照顧爸爸和我們家的需要。

當然,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按著那應許,得著「永生」。

如果我爸爸因為是「宣教士的爸爸」而受到禮遇,那麼我相信,他現在在天上就因為是「宣教士的爸爸」而受到更多的尊榮。

是的,當一個宣教士,不只是個人要付上代價,連家人也要付上代價;但神都記念,也加倍祝福。我感謝爸爸願意放手,讓我專心服事神。因為他的放手,讓福氣臨到他自己和我們家。

【延伸閱讀】:
      臍生、重生,與永生
      從「黑白配」看婚禮的焦點
      《生命彩虹》主恩深似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