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愛閱讀》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書以外的故事 - 我所認識的劉曉亭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講到劉曉亭,我就想到……

大安水簑衣八年前剛上台北的時候,曾經應校園團契的文衍哥之邀,在興隆教會聚會一小段時間。那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劉曉亭牧師,令我意外的是,他在教會的講道很平實,沒有誇張的表情、沒有扇子、更沒有小劉三布袋戲。

我在教會裡沒有和劉牧師談過話,倒是有一天晚上,在懷恩堂的福音聚會巧遇師母帶著小孩去參加,師母邀我同坐,不久後劉牧師也跟著入座。聚會結束後十點了,他們又邀我搭便車,順道載我一程。上車前,劉牧師先帶小孩到麥當勞買消夜,上車禱告後,牧師開車,幾個小孩有的拿漢堡、有的拿薯條,各自吃了起來。

大家邊吃邊聊方才的晚會,不亦樂乎。車遇紅燈停了下來,忽然,劉牧師一聲令下:「好!交換!」小孩子二話不說立刻漢堡換薯條、薯條換可樂地互換手上吃到一半的食物,看得我瞠目結舌(不記得當時有沒有大笑出來了),對於如此訓練有素的「大家庭」頗有親切之情(我也是在四個手足的家庭長大,果然家家有本「省錢之道」XD)。 雖然我後來沒在興隆教會待下,但只要提到劉曉亭,這件事就變成我對他最深刻的印象,遠遠大過「劉三講古」。:)

劉牧師,你變了嗎?

去年開始 ,陸續在臉書上看到朋友們轉貼劉牧師的文章,老實說,我起先有點被嚇到,因為他對基督徒或教會的批判犀利,有些語氣比較諷刺,我不是很習慣這種表達方式,心想這些年來,他可能變了。很多網友因為他的文章得到幫助,但我自認那不是我的菜(矮,有話好好講嘛……),所以追文沒有追得很勤。劉牧師倒是寫得很勤,他立志每天寫一文,這真的是很不簡單,光是看他有的文章註明是在機場用 iPad 打字發文,就更加佩服,我相信他必是以服事的心志在做這件事。

哪裡知道有一天,我竟然被告知要負責編劉牧師在臉書上的文集,而且要和他碰面討論出書方向等事 @@。我簡直嚇壞了,想像一個咄咄逼人的劉牧師在我面前,聊沒三句就被他看穿我的弊病然後被釘到啞口無言,八年前那個親切熱情的劉牧師早飛到九霄雲外了。

巧的是,見面的那天,我們又約在懷恩堂,校園雜誌的朱姊陪我一起和作者洽談。關於那天的會面,我只能說感謝主,讓我成為他的編輯、有幸再見他一面。那一天我們談書的事情不多,倒是聽他談了許多對台灣教會的觀察,對於今日教會的許多怪現象,他憂心忡忡。他深刻的觀察力和正直敢言,一如文章所呈現,犀利精準;但是他誠懇的態度、關切的語氣、甚至直指對某些牧長和媒體的失望,那種痛心疾首,在字裡行間卻已經先過濾掉了。(是因為太沉重嗎?)

他們如同羊沒有牧人

非死不可的門徒劉牧師談起臉書發文的由來,也很令我感動。去年二月紐西蘭強震後,他在臉書發布代禱信、定期報告最新狀況,意外獲得許多網友分享、轉寄、回饋,連同其他反思信仰的文章也開始收到回應。他才發現有一個族群,是隱藏在網路後面的人,他們年輕、對框框裡的信仰充滿質疑,他們在教會中可能是沉默旁觀的邊緣人,在網路上卻是發聲者。他注意到這群具有信仰反思力的年輕人需要牧養,而他發現自己使用的語言正好合他們的口味,這使他下定決心每天寫一篇探討信仰的文章,在臉書上牧養這群網路羊群。

可以說,我對這本書的負擔,是從與作者會面的一席談而來,他對靈魂和對教會的愛,自然(卻又迫切)地散發出來,你很難不受感染,這就是具有影響力的生命吧!後來,當我再度讀他的文章,很奇妙地不再感到那麼帶刺,甚至能從他的幽默諷刺中,嗅出對讀者生命的關懷。別人是語重心長,他卻是將恨鐵不成鋼的愛,藏於詼諧的筆下。 誠心推薦劉曉亭牧師的新書《非死不可的門徒》,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曾經對劉牧師有一點誤解,請一定來翻翻這本書,尤其是王文衍的推薦序和劉牧師的作者序(線上試讀),你有機會換一副眼鏡來看他的文章、他的人。如果你想問:這些文章臉書上就可以看到了,為什麼還要花錢買書呢?那就要再用一篇文章來回答了。:)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一家五口

全國各地基督教書房一覽表

【延伸閱讀】:
      一本像電影的靈修書
      ◆斯托得,我們的安西教練──從「踐行」談《心意更新的教會》
      出版人傳奇 ── 吳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