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爱阅读【前期文章索引】

老是觉得烦

刘晓亭2020.11.15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的心灵就像一个杂乱的仓库,堆满了没有时间整理的情绪,积压了很多令人疲累的事件,


地球的祷告—在大自然中与神相遇

林静慈2020.05.10

欣赏自然的美,是一种祷告;演奏或绘画,是一种祷告;与家人一同感恩,是一种祷告;在难处中求告主,是一种祷告。祷告,是为了聆听,也是为了使我们自己改变来改变世界。


《大棕熊的冬眠小屋》—担待别人的软弱

林静慈2020.02.16

我们之所以能够成为比较有信心的人,也是因为从前有比我们更成熟的人承担了我们的软弱、陪伴我们成长,我们才有今日的成熟。


《多少地才够》——拥有,不因为我值得

林静慈2020.01.12

带着孩子数算恩典,看看生活中有哪些有形无形的礼物,是上帝丰盛的供应,这些供应,不是靠我们自己努力才得到的,不但如此,神给我们这些丰富,也要我们分享出去,成为其他人的祝福。


戎戎长大了

林静慈2019.10.13

长大分成好几种,一种是身体的长大,另一种是心理的长大,(其实还有灵里的长大成熟),身体要长大,很自然;内心要长大,却得透过许多的挑战,从中学习才可以。


美国的反智传统

李家同2019.09.29

反智情结不见得只有美国才有,全世界的知识份子都应该提高警惕。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有所谓的民粹主义,就表示有人在反对知识份子了。这种现象往往会替这个国家带来很大的灾难。


中华圣经译本(1661–1960)数位化工程

黄锡木博士2019.08.11

从翻译圣经的历史来看,正教的译经活动是最早期的,可以追溯至八世纪或更早期(见「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而天主教则可以追溯至十三世纪由孟高维诺(John of Montecorvino, 1247–1328)翻译的「靼靼语」(即蒙古语)圣经,按今天的语言分类,那还属于中国少数族群语言。可是,那些译本都没有流传下来。从现存的译本资料来看,中华地区译经工作的最早译本是1661年的台湾平埔语


中文圣经翻译的故事—希腊文 βαπτίζω

唐子明2019.05.26

基督教首一百年翻译中文圣经,大致上有三个最大的争议。第一个影响最广和最深远的争议,就是如何翻译希腊文 βαπτίζω (baptizõ)一字的问题。


《这不是我的帽子》—孩子偷东西,怎么办?

林静慈2019.01.20

父母们可以透过《这不是我的帽子》跟孩子讨论小鱼偷东西后的心情...


我们,不是耶稣。它们,还是魔鬼。

杨保罗2018.11.11

耶稣拣选了12门徒,指名其中一个就是魔鬼;这提醒作主工的牧者们,我们很有可能会步上后尘;但切记,我们,不是耶稣;它们,还是魔鬼。